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头条 » 正文

尼日利亚获释女学生不敢返校 “博科圣地”对她们说了什么

2018-03-30 11:55: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在被尼日利亚极端组织“博科圣地”绑架长达四个星期后,15岁的艾莎·卡切拉(Aisha Kachalla)上周获释回家。她对CNN说,获释前“博科圣地”警告她,今后不得接受教育,这让她至今不敢回校,只能在家看书。

2月19日,“博科圣地”袭击了尼日利亚约贝州达普奇镇的一所学校,绑架了上百名女生。3月21日,107名女生获释。尼日利亚文化和信息部部长拉伊·穆罕默德(Lai Mohammed)对路透社说,此次共有113人遭绑架,至今有6名人质没有回家。《华盛顿邮报》报道称,有5名学生在绑架期间遇难。

成立于2004年的“博科圣地“,被称为尼日利亚的塔利班。2015年3月,该组织宣布效忠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成为后者的“西非省”。

“博科圣地”的英文拼写为Boko Haram,大意为“禁止西方教育”,这个名称比该组织的正式名称“致力传播圣行及圣战人民军”更被外界所熟知。Boko在当地豪萨语里的意思指“一切非伊斯兰教的教育或读物”,Haram来源于阿拉伯语,意思是“非法”和“禁戒”。

2014年4月,“博科圣地”曾在一个午夜绑架了276名女学生。在人们正焦急地寻找线索时,一段视频传到了网上。视频中,一名留着络腮胡的男子站在装甲车前,他穿着迷彩服,胸前挂着枪,身后站着两名带着面具手持AK47的士兵。

这名络腮胡的男子嬉皮笑脸地说:“我不过就是绑走了一些接受西方教育的小女孩,你们就受不了哈哈,那我告诉你们,她们就是我带走的。”之后证明,这名男子就是阿布巴卡尔·谢考——“博科圣地”的头目。

尼日利亚官员的腐败、发展不均衡和贫困,都为“博科圣地”的繁衍提供了土壤。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统计,在人口1.87亿的尼日利亚,有6500万人是文盲。尼日利亚《卫报》则报道称,该国成人识字率只有59.6%,接近一半的国民是文盲。

尼日利亚北部的文盲率尤其让人担忧,这被认为是该地区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盛行、宗教冲突不断的根源。这里是非洲最落后的地区之一,“博科圣地”就诞生在那里。

尼日利亚北部每两名基督徒中,就有一人可能因为宗教争执而受到过人身攻击。在这个国家,穿着时尚的女性正成为“频临灭绝的物种”,一个被认为穿着“不体面”的女性很有可能被羞辱,或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暴徒扒衣。

被释放的女孩卡蒂嘉·格里玛(Khadija Grema)对美联社说,“因为我们是穆斯林女孩,我们就被释放了,他们不希望我们受苦,”而她的基督教同学仍未获释。

卡切拉也向CNN讲述了被绑架期间的经历。她说,武装人员要这些女生“乖乖听话”,试图逃跑的同学会遭到鞭打。“他们重点‘照看’斋戒中的学生,达到‘读经’要求后才有吃的。武装人员向人质分发海枣和饮料,有人拒饮。因为我们听说‘博科圣地’对人质下药。”

释放那天,武装分子的9辆车驶入达普奇,女孩们下车后被留在了镇中心。临走时,武装分子对当地居民警告说,释放她们“是出于怜悯,永远不要让你的女儿再上学”。

但卡切拉说:“我喜欢上学,我不会停止读书,但我再也不想回到那所学校。”女孩们的父母也说,他们不想让女儿待在家里,但很多人感觉自己没有了选择。

卡切拉的父亲卡切拉·布卡尔(Kachalla Bukar)告诉CNN,当尼日利亚总统穆罕马杜·布哈里(Muhammadu Buhari)来慰问这些父母时,他们讨论了寄宿学校的安全问题。

“总统来的时候,我们对他说,只有学校提高安全性,我们才会让自己的女儿回到学校,”布哈里对CNN说,“我们不只想要士兵站在学校前面,我们还希望能有电子安保设备监控孩子们的安全。”

(来源: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