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头条 » 正文

纽约州以15倍高价采购医疗器材,口罩价高达7.5美元

2020-04-06 06:55:44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美国新闻调查网站ProPublica报道,随着新冠疫情的暴发,美国对医疗用品和设备的需求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纽约州目前采购一次性手套的价格是20美分,而这种手套的价格通常不到5美分,口罩的价格则高达7.5美元,大约是正常价格的15倍,输液泵的最高采购价是2795美元,是正常价格的2倍多,一台便携式X光机售价近25万美元,而其通常售价在3万至8万美元之间。

美国政府提供的这些采购价目表显示,关键医疗设备的短缺正在推高价格。由于被迫在熟悉的供应商和合同之外寻找资源,美国各州和各城市在一个由供需决定的现货市场上支付过高的价格。虽然纽约州总检察长已经批评这一现象,并下令商家停止提高洗手液、消毒剂和喷雾剂等产品的价格,但限制坐地起价的州级法律并不适用于政府采购。

在特朗普政府几乎没有提供任何指导的情况下,美国各州、城市、医院和联邦机构之间的采购竞争,正在使抗击疫情付出惊人代价。据纽约估计,该州医疗物资采购和收入减少的总额将达到150亿美元。竞标战也引发了人们的担忧,担心像农村诊所这样财力薄弱的医疗机构将无法获得关乎生存的供应。

作为美国疫情的中心,纽约州约占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约40%,无论花费多少,该州都急需这些医疗设备。该州预算办公室发言人弗里曼·克罗波特(Freeman Klopott)称,"我们知道纽约和其他州及世界其他地区在市场上同时竞买这些商品,这显然推动了成本的波动。"

纽约州负责采购的总务办公室(Office of General Services)拒绝透露哪些卖家在抬高医疗设备的价格。办公室发言人希瑟·格罗尔(Heather Groll)称,"目前,纽约州团队正专注于根据当前市场状况采购商品和服务。我们将有时间回顾并收集所有这些方面的信息,那将是在疫情结束的时候。”

纽约并不是唯一一个不惜一切代价,并对究竟是谁在抬高价格闭口不言的州政府。休斯敦市长西尔维斯特·特纳(Sylvester Turner)上周告诉记者,他同意为每只N95口罩支付4美元的价格,但仍然没能中标。特纳的发言人玛丽·本顿(Mary Benton)说,这个价格现在很平常,但拒绝透露更多细节。

本顿在接受ProPublica网站采访时表示,“特纳市长所提到的并不是一起孤立的事件,而是今天人们对口罩极端需求下的常态。鉴于休斯敦市就新冠肺炎作出响应的紧迫性,对聚焦工作本身的必要性,以及对口罩和其他物资的需求,目前我们认为公开点名其他城市或公司没有任何价值。”

也有采购方难以接受高价医护用品。根据官方数据,美国海岸警卫队通过承包商Clean Harbors,于3月17日以5美元一个的价格订购了100万个N95口罩,然后将订单降至20万个,最后全部取消。

Clean Harbors负责现场服务的高级副总裁吉尔(Chuck Geer)说,Clean Harbors不生产口罩,只是向将该订单转给了有20万个口罩的供应商。海岸警卫队方面没有就此作出回应。

在每天的新闻发布会上,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经常抱怨,在个人防护设备和呼吸衰弱者所需的呼吸机方面,他不得不与各州和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竞争。科莫3月31日对记者表示,“这就像eBay上有50个州在竞拍一台呼吸机。然后,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凌驾于50个州之上参与竞价。所以是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推高了价格。这有什么意义呢?”

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如果出现竞价冲突,我们将与该州密切合作,以最符合其公民需求的方式解决冲突。”但没透露在新冠疫情期间购买物资和设备的价格。

通常情况下,纽约州会通过政府采购,从特许经销清单上的供货商处,通过固定价格购买相关产品。合同通常是长期且大量的,从长远来说,公共征集会带来很多有竞争力的投标。

这种情况随着新冠疫情的暴发而改变。纽约州邀请任何有货源的供应商提出提价,这意味着潜在的供应商可以提出市场将承受的任何价格。如今,在挥霍了他们的库存之后,销售商们也将更高的价格传导给了他们的供应商。

不论是联邦还是各州的法律,并不适用于各级政府机构因为一些产品而相互竞争的场景。“通常情况下,政府有很多保护的办法,比如通过长期的合同和监管。”前交通安全管理官员贾斯汀奥博曼Justin Oberman表示,他如今在做商业资讯,帮助企业走通联邦采购流程。“在这种情况下,提高嗓门就可能带来胜利”。

在美国,通常情况下哄抬物价并不是犯罪行为。在大多数州,只有在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后哄抬物价才违法。在当前危机中,纽约和其他州已经启动了《价格欺诈法》。然而,Buchanan Ingersoll Rooney律师事务所的商业诉讼律师格雷琴·扬科夫斯基(Gretchen Jankowski)说:“这些法律大多只适用于消费品和服务的销售,不适用于州政府、私人或非营利企业的采购。”例如,为了追究一家公司在密歇根州的价格欺诈行为,检方必须证明其存在价格操纵或欺诈行为——这是一个更高的门槛。

限制哄抬价格的法律不适用于纽约州或纽约市的政府采购,比如近25万美元一台的X光机。虽然X光机并不被建议用来检测新冠病毒,但它们经常用来查看患者肺部遭到的损伤。便携式机器比固定机器更受青睐,因为它们有助于降低感染。医护工作者不需要把患者带到X光检查室,机器可以直接被拿到患者处。

纽约采购价格高昂还有另一个原因:大型的全国分销商不愿将更多的设备运往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最多的州,担心被指责有倾向,甚至有勾连,同时为了避免囤积,分销商们用同样的“分配”模式应对所有客户,或注明客户在过去购买过什么。分销商说,联邦政府应该介入,帮助经销商根据各州需要调整分配。

健康行业分销商协会主席马修·罗文Matthew Rowan上周末写信给联邦紧急措施署署长彼得·盖纳表示,“只有联邦政府有数据和权力向供应链和医疗保健系统提供这一战略方向。”

美国数十个城市已经在一个非盈利的公共利益调研团队的组织下签署一封公开信,要求联邦政府指定一位“医疗设备协调员”,负责保障所有供应,满足各州需求。康涅狄格州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墨菲(Chris Murphy)也就此问题向国会递交了一项法案。

“没有联邦政府的协调,各州和各医院在面对中间商和寻常供应链之外的投机者时,只会更加脆弱。”帮助医院和医疗系统进行合约谈判的国家医疗咨询公司Premier Inc.战略供应事务副总裁常恩鲍威尔Chaun Powell说道。

“新冠疫情的患者越多,他们就要消耗越多的口罩。”鲍威尔说,“他们很绝望,因为他们的存货在加速降低,所以他们愿意付出代价。”

(来源:央视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