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国际 » 正文

亚太日报 | “世界子宫”之殇!肚子里五个孩儿没一个是自己的

2021-01-21 17:36:56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 重北

最近几天,“代孕”成了社会讨论的热点话题。虽然一开始代孕的目的是为了帮助那些没有生育能力但是也想要拥有自己小孩的夫妻,但在实践的过程中,代孕却成为某些人通过压榨底层女性谋利的工具。

乌克兰:“欧洲子宫”、“代孕之都”

说起代孕,不得不说的就是被誉为“欧洲子宫”“代孕之都”的乌克兰。代孕在乌克兰是完全合法的,在乌克兰的社交网站、公交站、繁华的街头,到处都能看到代孕的小广告。乌克兰一些代孕机构宣称,每天都有来自欧盟、美国、以色列以及中国用户与他们联系,需求十分旺盛。

而乌克兰代孕产业之所以发展迅速,主要与乌克兰经济持续低迷和代孕费用低廉有关。据乌克兰国家统计局数据,2018年乌克兰的人均年收入为3298美元。为了生计,很多贫穷的乌克兰女孩被迫选择通过代孕赚取生活费用。此外,与美国、荷兰、加拿大等国相比,乌克兰的代孕费用大概在4万欧元,可以说是相当便宜了。

640.jpg

虽然通过代孕解决了生活问题,但代孕带给这些乌克兰女孩的体验却并不美好。一位名叫阿莉娜的乌克兰女孩这样讲述自己的代孕经历:

“我们都感到焦虑不安。大多数女孩来自小村庄,处境非常令人绝望,”她说。“第一周我们就只是躺在那里哭。我们吃不下任何东西。这是代孕妈妈的典型情况。我们被当成牲口一样对待,还被医生嘲笑。我们被当做代孕机器,但我们的身体是会痛、会流血的。”

正如阿莉娜所说,除在心理上感到不被尊重以外,她们在身体上也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孕期、产期、产后包括子痫前期和子痫、尿路感染、压力性尿失禁、妊娠期糖尿病等并发症,以及羊水栓塞、产后出血的可能性等罕见并发症,都是这些女孩可能要面临的问题。

印度:“世界子宫”

除了乌克兰外,还有印度,一度成为全世界的“子宫”。商业代孕在印度一度是合法的。在2002到2015年间,印度是全世界最受欢迎的“代孕旅游目的地”。到2015年印度禁止商业代孕时,印度的代孕产业规模换算成人民币大概在每年28亿,80%以上的客户来自国外。

在印度,每个女人最多可以代孕三次,平均一次代孕的薪水是8000美元,生了双胞胎是10000美元。如果怀到6个月以后,不论婴儿是否存活,代孕者都会拿到全部的费用。

在代孕期间,印度的许多代孕诊所要求代孕妈妈一直留在指定的集体宿舍内,从胚胎移植到孩子交给客户,大概一年左右。集体宿舍的环境类似青年旅社,一个屋子里满满的都是床,没有娱乐,没有电视电脑报纸收音机,连放餐桌的地方都没有。有研究者评论说,“ 即使监狱也有放风的庭院,但这些代孕的集体宿舍甚至连在房间里走动的空间都不足。”

20180323-102141_U6077_M394351_9c2f.jpg

另外,法律规定最多在代孕妈妈的子宫里放3个胚胎,但为了节省成本提高成功率,印度诊所常常会给代孕妈妈放5个胚胎,这就导致可能怀上3个或以上,以至于需要做减胎手术,这对代孕妈妈的身体再次造成伤害。

2013年,BBC电视台深入印度“子宫”工厂,拍摄了一部珍贵的纪录片——《代孕者》(House of Surrogates)。纪录片中,一个代孕妈妈说了句扎心的话:“我怀孕,是为了以后让女儿不用再当代孕妈妈”。

越南:商业代孕正在风靡

聊完印度,再来说说中国另一邻国越南的代孕情况。

2014年6月,越南国会通过了一项新的越南代孕法,首次使非商业妊娠代孕合法化。自从这项新法律实施以来,代孕成为许多生活在越南的无子女夫妇的热门话题。

与世界其他国家一样,新法律只允许所谓的“自愿和利他的代孕”。“这意味着代孕母亲的实际费用可以得到补偿,但她不能因为怀了别人的孩子而获得任何其他商业利益。”此外,新法规定,一对不能生育的夫妻只能向家庭成员寻求代孕帮助。商业代孕最高可判处五年监禁。

虽然法律是这么规定的,但在实际操作中,商业代孕却开始流行起来,很多不能生育的夫妻也寄希望于商业代孕来拥有自己的孩子。

比如,一位河内女士曾在webtretho上发帖说:“我和我的丈夫已经结婚一年了,我们想生个孩子,但我做不到,所以我们想在河内找个人代孕。如果有人可以帮忙,请通过电话联系我。”

此外,还有一个名为BB的Facebook账户也发布了这样的信息:“我真的很想为一个无法生育的家庭怀孕。费用可以一起商定,但是必须提前支付30%的费用”。

在越南,人们对代孕的需求正在上升,严苛的法律使得很多人不得不通过规避法律的手段来找人代孕或寻求需要代孕的客户。越南一个名为 “S.M ”的私人Zalo账户专门为客户提供代孕服务,还推出了多种代孕服务套餐。该账号主人S.M生于1996年,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业务能力相当专业。在她背后,有一条完整的代孕产业链条。

“对于50岁以上的人,我在确认他们无法怀孕后,会为他们提供全套服务,包括收集卵子、胚胎发育和寻找代孕母亲。此外,我还可以为代孕母亲提供9个月的护理服务,”她说。她还透露,她可以根据客户的要求在河内或全国任何一家医院安排代孕。

代孕近些年来的发展虽然迅速,但如今在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背景下,海外代孕受到不小的影响。

因很多国家限制出境,不少代孕公司被迫“囤积婴儿”,甚至一些本该领走婴儿的买家,因收入缩水,没有足够的资金付清尾款,临时改变主意,造成“婴儿拒收”的现象。

目前,乌克兰有100多名代孕母亲所生的孩子滞留在此,因为新冠疫情的大流行,孩子们的父母不能入境带走孩子。此前,据国外曝光的一段视频显示,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的威尼斯酒店里,大约有46名新生儿挤在一间看起来像婴儿工厂的宿舍里。现场婴儿啼哭不断。

这些可怜的孩子,从一出生就成为了无辜的牺牲品,未来的他们要如何生活下去?被丢进孤儿院,成为来历不明的弃婴吗?

(来源:亚太日报 AP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