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国际 » 正文

亚太日报 | 在应对气候变化上,美国欠世界多少钱?

2021-04-16 15:51:21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 Shannon

美国气候变化问题特使约翰-克里正在进行一场旋风式的全球旅行,目的是为下周地球日举行的气候“领导人峰会”争取支持。他希望重新确立美国在世界上作为气候领导者的地位,但也受到来自发展中国家不停抱怨的困扰:消除温室气体排放的全球竞赛从根本上来说,是不公平的。

根据联合国的规定,每个国家都需要在2050年之前实现零排放,以避免灾难性的气候变化。问题在于,并非所有的国家都对这个问题负有相同的责任。从历史上看,美国和欧洲的碳排放量占全球累计排放量的一半以上,人均产生的气候污染远远高于其他国家。那么,对气候变化负有最大责任的国家在买单时,是否应该占更大比例?

非洲电力转型组织“Power Shift Africa”位于内罗毕总部的负责人穆罕默德-阿道认为,克里和他的同事应该准备好用实打实的现金,以赎回美国在气候改革方面的信誉。“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的基本原则是‘公平’,但大多数富裕国家拒绝出力,”阿道指出,“它们必须脚踏实地的完成自己对‘气候承诺’的责任,而不是光嘴上说得漂亮。”

在前总统特朗普将美国从巴黎气候协议中撤出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白宫预计将在12月,该协议五周年纪念日之前,宣布新的气候承诺。

McKibben-ClimateCrisis1202.jpg

美国新的气候计划将带来什么?

拜登政府已经表示,美国应该以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为目标,但下周预计会先宣布2030年的目标,有可能比2005年的排放水平减少50%。美国的排放量已经比2005年下降了约20%,虽然在疫情之后可能会有所反弹,但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在现有的技术条件下,进行更大幅度的削减也是有可能的。从海上风电场到电动汽车制造业的清洁能源技术,都将大力推动拜登政府犹豫不决的基础设施支出法案。

克里甚至暗示美国可以走得更远。就在他4月6日至8日访问印度之前,该国能源部长拉杰-库马尔-辛格呼吁富裕国家采用“负排放目标”,这样可以使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剩余的碳预算中占有更大的份额。克里在访问期间也表示,这种观点“绝对正确”。根据一份最新的报告指出,即使仅仅削减50%,也会使美国的承诺成为世界上最雄心勃勃的承诺之一,并会给澳大利亚和日本等国家施加压力,以提高其近期的排放目标。

但阿道也同时指出:“最实际的考验,将是为低收入国家的清洁能源和气候影响提供资金。拜登政府会不会为奥巴马承诺但从未兑现的联合国绿色气候基金掏出20亿美元?如果以近期的历史为鉴,就不会。早在2010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中的国家就承诺,到2020年为止,每年筹集1000亿美元的气候资金。但根据国际发展救援组织联盟“乐施会”估计,到目前为止才只筹集到了约800亿美元。而根据乐施会统计的数据显示,这其中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资金(相当于每人每天3美元)发放到了48个最贫困国家。

美国如何帮助最贫困国家适应气候变化?

美国也可以从其他渠道筹集气候资金。第一步,美国可以效仿欧洲国家,将其对绿色气候基金的承诺增加一倍 —— 4月15日,参议院民主党人提出了为140亿美元的基金筹措立法。

美国还可以向其他国际管理基金提供捐款,并为清洁能源项目提供更多的低息贷款。巴纳德学院环境发展经济学家贝琳达-阿奇邦表示,只要知道这些金融资源的存在,就能帮助依赖化石燃料的发展中国家对向清洁能源的转型更有信心。

美国有能力向这些基金经理、贷款人和世界银行等机构施压,以赠款而非贷款的方式提供资金。根据乐施会10月份的一份报告显示,现有气候融资价值的三分之二被利息支付和其他资本成本所消耗。该报告警告称,不要让最脆弱的国家背上新的债务。世界银行4月7日的一份报告也回应了这一信息,称气候变化和低收入国家债务上升“对全球经济构成了系统性的风险”。

到目前为止,美国是仅有的几个反对在2015年全面改革联合国主权债务重组原则的国家之一。但这一立场正在发生转变。在拜登1月27日的气候行政命令中,他承诺将与国际贷款人和美国的金融机构合作,采取“符合并支持《巴黎协定》目标的债务减免举措”。更多细节可能会在下周公布,其中一个方案可能是“债务换自然”的交换,美国和欧洲过去曾成功地利用这种交换激励发展中国家的生态系统保护。

美国政府还善于协调私营部门的投资,前世界银行官员夏洛特-斯特雷克表示,美国国际开发署已经在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推动了几十个风能和太阳能项目。斯特雷克称:“与欧盟相比,在这个领域,美国有独特的资格和务实的态度。”

但美国的气候政策有可能损害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如果没有廉价的清洁能源来替代化石燃料,快速淘汰化石燃料的做法可能会让较贫穷的国家付出惨痛的代价。例如,美国提议终止对海外化石燃料项目的资助,这可能会使数亿人无法获得可靠且负担得起的电力能源。

斯特雷克还表示,到目前为止,最重要的是政府要迅速采取行动。鉴于美国政治的周期性,拜登政府需要在换届前,尽快兑现在全球气候议程中的承诺。“重要的不是长期目标,而是现在的实施,”她说,“对于在全球范围内完成一个庞大的集体目标,四年时间真不算什么。”

(来源:亚太日报 AP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