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国际 » 正文

亚太日报 | 塔利班又回来了?阿富汗妇女不寒而栗

2021-05-01 19:30:54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 Shannon

在阿富汗的首都,萨达特女士的美容院内,苏尔坦娜-卡里米正在专注地俯身为一位顾客一丝不苟地修理眉毛。化妆和发型设计是这位24岁姑娘的爱好跟特长。

和其他在美容院工作或当学徒的年轻女性一样,她从未经历过塔利班对阿富汗的统治。但她们都担心,如果强硬派武装分子重新获得权力,即使只是和平地作为新政府的一部分,也会使她们的梦想破碎。

卡里米表示:“随着塔利班的回归,社会将被改变和破坏。妇女将被再次隐藏起来,并被迫在走出家门时穿上罩袍。”

她穿着一件亮黄色的上衣,在工作时会从肩膀上垂下来。这种风格即使在美容院这个全女性的工作环境中也算是大胆的。在塔利班统治时期,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实上,塔利班禁止美容美发,这是一种严厉的意识形态,这种臭名昭著的意识形态往往对女性的打击非常大。其中包括禁止女性接受教育和工作的权利,甚至禁止她们在没有男性亲属的陪伴下外出。

妇女权利活动家马布巴-塞拉吉表示,随着美国军队承诺在9月11日之前完全撤离阿富汗,妇女们正在密切关注着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之间的谈判。

美国正在敦促建立一个包括塔利班在内的联合政府。塞拉吉提出,妇女们希望塔利班能作出书面保证,发誓他们不会破坏妇女在过去20年中所取得的成果。她们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帮助让叛乱分子履行其承诺。

1111.jpg

阿富汗妇女技能发展组织执行主任塞拉吉说:“我对美国人的离开并不感到沮丧......美国人回家的时机已经到了。”但她对美国和北约提出一个请求:“我们一直在大声倡议,并说,看在上帝的份上,至少对塔利班做点什么,从他们那里得到某种保证......从而建立一个机制,以保证妇女的权利。”

上周,塔利班在一份声明中概述了他们所寻求的政府类型。它承诺,妇女“可以在教育、商业、卫生和社会领域工作,但要保持正确佩戴伊斯兰头巾”。它承诺女孩将有权选择自己的丈夫,这在阿富汗的许多传统部落和家庭中被认为是完全无法接受的,因为在那里,丈夫是由父母选择的。

但声明中没有提供太多的细节,也没有保证妇女可以参与政治或在没有男性亲属的陪同下自由行动。

许多人担心,塔利班在其承诺中所使用的模糊用语,如“正确的头巾”或保证“伊斯兰法律规定的”权利。这给了他们很大的强加辩解的空间。

在美容院,老板萨达特女士要求不透露自己的全名,因为她担心别人的关注会使她成为攻击目标。由于过去一年喀布尔的暴力和随机爆炸事件增加,她变得更加谨慎 —— 许多人担心,这是美国人完全撤离后混乱的前兆。她曾经也自己开车,但现在不行了。

在美容院工作或当学徒的妇女们都害怕塔利班复辟。“仅仅是塔利班的名字就能让我们感到恐惧,”一位妇女说道。

“她们在博弈,她们可以忍受多少对自己权利的妥协,”塔米拉-帕兹曼指出。她不希望“回到以前的阿富汗”,但她也确实渴望和平。“如果我们知道会有和平到来,那么我们会在工作和学习时戴上头巾,”她说,“但必须有和平。”

20岁出头的她们都是在塔利班下台后,妇女取得的重要的成果中成长起来的。女孩们现在在学校读书,妇女在议会、政府和商界任职。她们也知道,在一个绝大多数由男性主导的、根深蒂固的保守社会中,这些成果是多么的脆弱。

卡里米说:“在阿富汗,发出自己声音的妇女一直受到压迫和忽视。大多数阿富汗妇女都选择保持沉默。因为她们知道自己将永远不会得到任何支持。”

根据乔治敦大学妇女、和平与安全研究所保存的指数,阿富汗仍然是世界上对妇女态度最差的国家之一,仅次于也门和叙利亚。

几个世纪以来,大多数农村地区的生活基本没有什么变化 —— 妇女在黎明时分起床,在家里和田里做大量且繁重的劳动。她们穿着传统的服装,从头到脚都被遮住。根据联合国的估计,每三个女孩中就有一个在18岁之前结婚,而且大多数情况下是被强迫的。

主导议会的宗教保守派阻碍了保护妇女法案的通过。

在喀布尔的一家面包店里,60岁的科布拉蹲在一个被煤烟熏黑的砖棚里,面前是一个挖在地上的粘土炉。

这项工作非常辛苦,烟雾充斥着她的肺部。在支付了柴火的费用后,她每天能挣到大约100阿富汗尼,相当于1.3美元。这些是她生病的丈夫和五个孩子的唯一工资来源。

她13岁的女儿扎尔梅娜在她身边工作,帮助烘烤和清扫涂满煤灰的地板。邻居们把面团拿来,然后扎尔梅娜揉面,并把它放进烤箱。如果她不小心把面团掉进火里,就会得到邻居的破口大骂。

扎尔梅娜从未上过学,因为她的母亲需要她在面包店帮忙 —— 尽管她7岁的弟弟正在上学。“如果我可以去......我会成为一名医生。我想成为一名医生。”她说。

根据联合国儿童教育基金的数据,近370万7至17岁的阿富汗儿童失学,其中大部分是女孩。

科布拉并不期待塔利班的回归。她是哈扎拉人 —— 一个主要是什叶派的少数民族,曾经历过塔利班和其他逊尼派团体的暴力对待。

但她也会抨击现任政府,指责他们“吃掉了”为阿富汗穷人提供的所有资金,以满足他们自己的腐败。几个月来,她一直试图领取价值约77美元的穷人津贴,但每次都被告知自己的名字不在名单上。

她问:“谁拿走了我的名字?你必须认识某个人,在政府里有一个熟人,否则你永远不会得到任何东西。”

阿富汗严峻的统计数据显示,在3600万人口中,有54%生活在每天1.9美元的贫困线以下。人权工作者和监督者表示,腐败的政府已经吞噬了数以亿计的美元。

(来源:亚太日报 AP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