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国际 » 正文

亚太日报 | 印度科学家早在二月就发现变异病毒,但莫迪政府置若罔闻

2021-05-02 18:23:35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 Shannon

五位科学家告诉路透社,印度官方论坛“INSACOG”(SARS-CoV-2遗传学联盟)曾在3月初向印度官员警告,一种新的、更具传染性的冠状病毒变体正在其国内流行。

尽管发出了警告,但联邦政府并没有施加任何限制来阻止病毒的传播 —— 数百万几乎没有戴口罩的人参加了由总理纳伦德拉-莫迪、以及执政的印度人民党领导人和反对派政治家举行的宗教节日和政治集会。与此同时,还有数以万计的农民继续在新德里的周边扎营,来抗议莫迪政府的农业政策变化。

下载.jpg

INSACOG是政府在去年12月底成立的一个科学顾问论坛,专门用于检测可能威胁公共健康的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变体。并且组织了10个能够研究病毒变体的国家实验室。

国营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INSACOG成员阿贾伊-帕里达告诉路透社,INSACOG的研究人员早在2月就首次检测到了B.1.617,也就是现在已知的印度病毒变体。

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科学家(印度北部一个研究中心的主任)表示,该警告被传达给了能够直接向总理汇报的一位高级官员。但路透社无法确定INSACOG的研究结果是否被转交给了莫迪本人。莫迪的办公室没有对此回应路透社的评论请求。

这位研究中心主任还告诉路透社,INSACOG在3月10日前与卫生部的国家疾病控制中心(NCDC)分享了它的发现,并警告说该国部分地区的感染可能迅速增加。这位科学家称,这些发现随后被转交给了印度卫生部。卫生部暂时没有对评论请求作出回应。

几乎在同一天,INSACOG为卫生部准备了一份媒体声明草案。路透社看到该声明草案称,名为E484Q和L452R的突变是“高度重视级别”的。从本质上讲,变异版本的病毒可以更容易地进入人体细胞并对抗人们的免疫系统。

但卫生部在大约两周后,即3月24日才公开了这些发现,并且在它向媒体发布的声明中,没有提到“高度重视级别”的字眼。

当被问及为什么政府没有对这些发现做出更有力的回应时,INSACOG科学咨询小组主席沙希德-贾梅尔表示,他担心当局在制定政策时并没有对这些数据给予足够的关注。

他告诉路透社:“政策必须以证据为基础,而不是相反。我担心在推动政策时,科学依据没有被考虑在内。但我知道我的管辖范围只能到此为止。作为科学家,我们提供证据,制定政策是政府的工作。”

印度北部研究中心的主任告诉路透社,媒体发布的草案被发送给该国最高级别的官僚,即直接向总理汇报的内阁秘书拉吉夫-高巴。路透社无法了解莫迪或其办公室是否曾被告知这些发现。高巴没有对此作出回应。

政府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防止可能加速新变种传播的集会。莫迪以及他的一些高级副手和其他数十名政治家,还包括反对派人物,在整个3月到4月期间,在全国各地为地方选举举行集会。到4月1日时,新感染者比一个月前翻了两番。

印度国家疾病控制中心主任苏吉特-库马尔-辛格在4月18日举行的一次会议时说:“会议非常、非常清楚地强调,除非现在就采取严厉的措施,否则就太晚了。”辛格表示,参加会议的一些政府官员担心,随着氧气等基本医疗用品的耗尽,中等规模的城镇可能出现法律和秩序混乱,这种情况其实已经开始在印度的部分地区上演。但他没有指明哪些政府官员参加了这次会议,也没有描述他们的资历。

但是,在辛格4月18日向政府官员发出警告两天后,莫迪于4月20日向全国发表了反对封锁的讲话。他称,封锁应该是对抗病毒的最后手段。“我们必须把国家从封锁中拯救出来。我也会要求各邦把封锁作为最后的选择,”莫迪说。

印度各邦政府在制定卫生政策方面有很大的自由度,一些邦政府已经独立采取行动,试图控制病毒的传播。

世界卫生组织没有像对在英国、巴西和南非首次发现的变体那样,宣布印度变体为“值得关注的变体”。但是世界卫生组织在4月27日表示,其基于基因组测序的早期建模表明,B.1.617的增长率高于在印度流通的其他变体。

INSACOG的高级科学家阿努拉格-阿格拉瓦尔告诉路透社,英国的变体称为B.1.1.7,1月份时也在印度被检测到,包括北部的旁遮普邦,而那里是农民抗议活动的中心。

根据旁遮普邦政府3月23日发表的一份声明,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一些INSACOG实验室确定,旁遮普邦的病例大规模激增是由英国变种所引起的。几天之内,医院的床位、重症监护设施和医用氧气开始在该市耗尽。在一些医院里,病人在接受治疗之前就因无法呼吸而死亡。该市的火葬场充斥着尸体。

在过去的九天里,印度每天报告的感染人数就超过30万,这是新冠疫情肆虐全世界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印度本周五报告了386,452个新病例,创下了全球纪录。

隶属于INSACOG的细胞和分子生物学中心主任拉克什-米什拉表示,该国的科学界感到无比的沮丧。“我们本可以做得更好,我们的科学数据本可以被赋予更多的意义,”他向路透社倾诉。

感染率激增是印度自2014年莫迪上任以来的最大危机。政府的处理方式可能会对莫迪和其政党产生怎样的政治影响,还有待观察。

(来源:亚太日报 APD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