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国际 » 正文

亚太日报 | 令人发指!在疫情严重的印度骗子们发起“国难财”

2021-05-18 19:13:29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 Shannon

印度第二波疫情来势汹汹,该国医疗体系受到重创。在氧气、药物、病床严重短缺的情况下,不少坏心眼的人动起了歪心思,通过出售假氧气瓶、在黑市上以正常价格的数倍售卖不能保真的药物,以及高价出售床位等方法大发“国难财”。

据《纽约时报》报道,印度当地一个慈善组织日前发现一起黑心事件,有企业以每瓶近200美元的价格兜售氧气瓶,这要比平常价格贵了一倍以上。随后该组织愤而报警,印度警方随后查获了这家名叫Varsha Engineering的黑心企业,发现它其实是一个废品回收场,其出售的氧气瓶,竟是灭火器改装的,这家企业把灭火器重新喷漆后作为氧气瓶来售卖。而这样做的结果是致命的,因为给不太坚固的灭火器装入高压氧气可能会导致爆炸。

6be271d72ab3fd864898627219e22198.jpg

除了氧气瓶,治疗新冠病毒的相关药物同样是骗子们敛财的工具。

新德里警方最近表示,他们逮捕了四名在医疗机构工作的人,他们从死去的病人身上偷取未使用的瑞德西韦药物,并以每瓶约400美元的价格出售。在这种药物成为稀缺物资之前,医院对它的收费只为65美元。

如果能高价买到真药,治好自己的家人也就罢了,还有很多人也花了高价,但买到的却是假的瑞德西韦。

本月,古吉拉特邦的警察在一次破案行动中就在一家工厂发现了数千瓶假瑞德西韦。据古吉拉特邦警方说,其中多数已被出售,甚至可能已经进入了病人的体内。

来自勒克瑙市的苏林一家就是假瑞德西韦的受害者之一。苏林透露,由于她的母亲和嫂子都感染了新冠病毒,急需瑞德西韦药物,于是她通过一个中间商花1400多美元买到6瓶不知真假的瑞德西韦,她的母亲在用了这个药之后就去世了。

除了苏林的母亲,拉托尔的妻子同样也因服用了假的瑞德西韦而去世。拉托尔说,他在社交媒体上寻求这种药物,发现一个卖家愿意以大约五倍的价格出售四瓶,于是他就买了。这四瓶药物分两次到了辛格-拉托尔手中,通过对比他发现,两次拿到的药物包装不同。对此,卖家解释说,这是由于两批药物是不同的公司生产的。

虽然拉托尔心存疑虑,但由于自己的妻子萨德纳的血氧水平正在下降,他没有更多的时间犹豫了。拉托尔说,他把这些药物交给了医生,医生在无法确定真假的情况下就为萨德纳注射了该药物。没过几天,萨德纳就去世了。

7d45-kavypmq8254048.jpg

印度医生在治疗新冠病人时,除了使用瑞德西韦,还会用到血浆疗法。于是,违禁血浆也成了黑市和骗子团伙的目标。近日,北方邦诺伊达市的警察逮捕了两名男子,他们被指控以每单位高达1,000美元的价格出售血浆。据警方称,其中一名男子在社交媒体上假称自己是病人需要血浆,骗到好心人捐赠的血浆之后再转卖出售。

活着的病人需要药物,去世的病人需要火化。在活人上动完脑筋之后,一些人又开始从去世的人身上动发财的心思。

新德里的一名研究生罗希特-舒克拉控诉说,他的祖母于4月底在邻近的一个邦去世,一名救护车司机要求为从医院到火葬场的三英里路程支付70美元,是正常价格的10倍还多。当家人到达火葬场时,火葬场工人们也把本应只有7美元的木柴费用提到了70美元。舒克拉认为,供应和需求可能是导致价格上涨的原因,但他怀疑不止如此。“每个人都试图从这场疫情中获利,”他说。

在这场新冠疫情带来的危机中,为了利益丧失道德忽视生命的,除了骗子和普通人,甚至还有政府官员。

此前,印度南部卡纳塔克邦的政府官员就被指控在黑市上出售医院床位。《纽约时报》最新的报道又披露了类似的事情。中央邦的一位医生桑吉夫-库姆拉瓦特表示,他正试图阻止印度执政党的一名活动家在他工作的政府医院里出售病床的使用权。“我们都知道,要获得一张床位是很艰难的,政府的资源要公平分配,公共资源不能成为某个人的财产。”

对于由疫情引发的各种骗局,新德里的一家高级法院本月表示,“社会的道德结构已经被破坏了。”北方邦前警察局长维克拉姆-辛格更直言道:“我见过各种掠夺以及不同形式的堕落,但这种程度的掠夺和堕落,我在36年的职业生涯中闻所未闻。”

(来源:亚太日报 AP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