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国际 » 正文

亚太日报 | 印度这地区妇女经期不能下厨房不能被男人碰,还被送到“小屋”

2021-06-05 16:59:32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 Shannon

在印度西部的马哈拉施特拉邦,部落中成千上万的女性在月经期间会被送到所谓的“经期小屋”居住。

如今,这些小屋正在被改良。一个位于孟买的慈善机构“Kherwadi社会福利”协会正在用现代化的建筑取代大部分的破旧小屋,为它们增添了床、室内卫生间、自来水以及太阳能供电系统。

但这一举措使人们意识到,消除这种与自然的身体功能相关的污名才是最重要的。批评者称,更好的方法是完全取消这些“经期小屋”。但也有人认为,即使“经期羞辱”继续存在,这些小屋至少能为妇女们提供一个安全的去处。

放逐1.jpg

在印度,月经长期以来一直是一个禁忌话题。经期中的女性被认为是不洁的,她们被迫在严格的限制之下生活 —— 禁止参加社会和宗教活动,被拒绝进入寺庙、神殿甚至是厨房。

在印度最贫穷也是最不发达地区之一 —— 加奇罗利的贡德和马迪亚部落,妇女们所面临的排斥异常极端。这里的传统信仰迫使她们每个月必须在“经期小屋”中度过五天,这些小屋大多位于村子的郊外,或是森林的边缘。她们不能做饭,也不能从村里的井里打水,只能依靠女性亲属送来的食物和水生活。如果一个男人触碰了她们,他必须立即洗澡,因为他也会“被牵连而变得不洁”。

据图库姆村的妇女说,以前,当她们的经期临近时,一想到要去那个破烂不堪的小屋里生活,心中就会充满恐惧和不安。茅草屋顶的泥竹结构没有门窗,甚至缺乏最基础的设施。为了洗澡或洗衣服,她们不得不步行去一公里外的河边。

35岁的苏雷卡-哈拉米描述称,夏天的时候那里热得让人受不了,而且蚊子很多;冬天的时候很冷,下雨的时候屋顶会漏水,地板上会形成水坑。有时,流浪狗和猪也会闯进来。

21岁的希塔勒-纳罗特表示,当她不得不独自呆在小屋里时,她晚上害怕得睡不着:“屋里屋外都很黑,我想回家,但我没有选择。”

放逐3.jpg

她的邻居、45岁的达尔巴塔-乌森迪告诉BBC新闻,早在10年前,住在小屋里的一名21岁的女孩就因被毒蛇咬伤而死亡。“午夜刚过,我们就被吵醒了,当时她跑出了小屋,又哭又闹。她的女性亲属试图帮助她,给了她一些草药。男人们,甚至是她的家人,都在远处看着。他们不能碰她,因为经期的妇女是不洁的。当毒素在她体内扩散时,她躺在地上痛苦地扭动着身体,几个小时后就死了。”

在视频通话中,这些妇女带领BBC记者参观了她们的新小屋 —— 用回收的塑料水瓶装上沙子制成,并涂成了欢快的红色,墙上嵌有数百个蓝色和黄色的瓶盖。那里有八张床以及“最重要的”—— 妇女们指着室内厕所和一个可以上锁的门。

过去15年一直在当地慈善机构“Sparsh”任职的主席迪利普-巴萨加德称,几年前,他访问了223个“经期小屋”,发现98%的小屋“不卫生、不安全”。根据村民提供的信息,他整理出一份名单。“至少有21名妇女住在小屋时死于完全可以避免的因素,”他说道,“一位妇女死于蛇咬,另一位被熊掠走,第三位是因为发高烧。”

他的报告促使印度国家人权委员会(NHRC)指示邦政府“根除这一习俗”,因为它构成了“对妇女人权的严重侵犯 —— 她们的安全、卫生和尊严”,但多年以后,这一传统仍然根深蒂固。

邻近村庄的所有妇女都表示,她们不想去“经期小屋”居住。设施的缺乏有时让她们很恼火,但她们又感到无力改变这种延续了几个世纪的传统。苏雷卡-哈拉米告诉BBC记者,她担心如果自己违抗传统,就会面临神灵的愤怒,并在家中招致疾病和死亡。

她表示:“我的祖母和母亲都去,我每个月也去,有一天我也会送我的女儿去。”

村里的一位长老辰度-乌森迪告诉BBC新闻,这个传统不能改变,因为“这是我们的神明所规定的”。他表示,反抗就会受到惩罚,那些违反传统的人必须用猪肉或羊肉和酒为全村人提供盛宴,或者支付罚款。

宗教和传统往往被作为限制的主要理由,但越来越多的受过教育的妇女开始挑战这些陈腐的观念。妇女团体已经诉诸法庭,要求进入印度教寺庙和穆斯林圣地,并在社交媒体上组织了“#流血开心”等活动,以消除对女性经期的污名化。

“但在这个非常落后的地区,这里的变化总是缓慢的。经验证明,我们不能一头撞死。”妇女团体的蒙特里奥女士表示,“新的小屋将为妇女提供一个安全的空间,同时我们追求在未来,可以通过社区教育来根除这种做法。”

但巴萨加德先生却认为,这些“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们知道改善小屋并不是最佳解决方案。妇女在月经期间需要身体和情感上的支持,而这种支持只有在家里才能得到。但我们已经看到,抵抗并不容易。我们没有改变现状的魔法,”他说,“到目前为止,最大的问题是,很多女性还没有意识到,这是对她们人权的侵犯。”

(来源:亚太日报 AP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