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國際 » 正文

亚太日报 | 拜尔斯心理出了问题,这绝不是个案

2021-07-29 17:11:26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 暮又

美国体操名将拜尔斯因心理问题退出比赛。据CNN报道,拜尔斯说:“当你处于高压状态时就会有点崩溃。我必须关注我的心理健康。”

96220c71f1051dab660af81b154a364.png

这不是拜尔斯第一次谈论心理健康的问题了。2018年,拜尔斯站出来表示,她也遭受了前美国体操队队医拉里·纳萨尔性侵。她对媒体表示,一开始她拒绝接受治疗,但后来发现接受治疗对自己很有帮助。

其实,由许多运动员都曾公开谈过自己的心理健康。网球选手大阪直美曾发表文章请求媒体给予她“隐私和同情,”并表示“坦白地说,我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因为媒体和观众不相信我。我希望我们能够采取措施保护运动员,尤其是脆弱的运动员。我也不想再被审查我的个人病史了。”

0f8907c174827a89f31b143641265c6.png

游泳运动员西蒙·曼努埃尔被诊断出患有过度训练综合症,她表示心理健康问题是她“最大的斗争”。曼努埃尔在2016年奥运会女子100米自由泳选拔赛中获得金牌,但后来她透露,由于过度训练综合症,她一直在应对抑郁、焦虑和失眠。

举重运动员凯特·奈也分享了她被诊断为躁郁症的经历,她希望观众能够对运动员抑郁一事打破偏见。女拳手弗吉尼亚·福克斯也表示“患有强迫症的人每天都在作斗争”。弗吉尼亚在六月上节目时谈到自己患有强迫症后的生活,她说:“我向队友敞开心扉后,感觉好多了,我要讲出来。其实你每天都会看到很多人在纠结,但你不知道他们在纠结什么。大家可以讲出来,寻求帮助。”

美国跳远选手布兰妮·里斯分享说,髋骨受伤对她的精神健康造成了损害,之后她开始看运动心理学家。里斯对《今日美国》说道:“我觉得髋骨受伤真的把我搞得一团糟,自己没有登上领奖台,没进入决赛,连七米都跳不起来,真的让我很难受。”但是2016年,她重返奥运会并获得银牌。

今年5月,体操运动员山姆·米库拉克在美国体操协会关于心理健康的小组讨论会上谈到了自己的经历,他说:“我的生活中有太多的外部因素,接受治疗意味着我正在经历一段非常艰难的时期。”

美国铅球选手雷文·桑德斯在一部纪录片中讲述了自己与抑郁、焦虑、PTSD和自杀念头作斗争的经历。今年5月,她表示自己在接受治疗之后已经好多了。

美国游泳选手艾莉森·施密特也谈过她在2012年奥运会和2015年表妹自杀后陷入抑郁的经历。沙滩排球运动员阿普丽尔·罗斯在母亲死于乳腺癌后也陷入了抑郁,后经过治疗才渐渐好转。2020年8月,短跑运动员诺亚·莱尔斯在推特上分享说,他已经开始服用抗抑郁药,他说“服用抗抑郁药是我做的最正确的决定之一。我不想带着阴影思考了,我只想要健康的身心。”

有些运动员表示,自己分享这段经历只是希望人们正确的认识心理疾病,也理解一下运动员。

(来源:亚太日报 APD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