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國際 » 正文

亚太日报 | 尼日利亚学生上解剖课,却发现尸体是好友

2021-08-02 17:57:18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 Shannon

医学院学生恩雅-埃格伯在课上解剖尸体时,哭着逃离了教室 —— 这并不是年轻人感到恐惧时应该有的反应。

这位26岁的年轻人仍然清楚地记得,七年前,在尼日利亚卡拉巴尔大学的那个星期四的下午。他和同学们一起围着三张桌子,每张桌子上都摆着一具尸体。几分钟后,他尖叫着逃离。

他的小组准备解剖的,是他朋友迪文的尸体。“我们曾经一起去俱乐部,”他说,“他的右胸上有两个弹孔。”

奥伊弗-安娜追着埃格伯跑出教室,发现他正在外面哭泣。“我们在学校使用的大多数尸体上都有弹孔。当我意识到这些人可能不是真正的罪犯时,我感到非常难过,”安娜说道。她补充说,有一天清晨,她在医学院停尸房外看到了一辆满载血腥尸体的警车。

埃格伯给迪文的家人发了一条信息 —— 迪文和三个朋友外出,在回家的路上被安全人员逮捕。此后,家人们一直在不同的警察局找他。可最终找到的,是他的尸体。

埃格伯的惊人发现凸显了尼日利亚缺乏可供医学生使用的尸体这一事实,以及被警察使用暴力的受害者可能面对的情况。

在16至19世纪,将被处决的罪犯尸体交给医学院 —— 这种惩罚也促进了科学事业的发展。

根据2011年医学杂志《临床解剖学》的调查,尼日利亚医学院使用的尸体中,90%以上是“被枪杀的罪犯”。在现实中,这意味着尸体是来自被安全部队枪杀的嫌疑人。他们的年龄在20到40岁之间,95%是男性,其中四分之三来自社会地位较低的阶层。

_119666471_nigeria.jpg

“救护车任务”

去年,尼日利亚政府在各州设立了司法调查小组,以调查关于警察暴行的指控。这是对“EndSars”抗议活动的回应,该抗议活动是由警方特别反抢劫小组(Sars)射杀一名年轻人的视频所引发的。

许多证人称,他们的亲属被安全部队逮捕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在大多数情况下,警方为自己辩护称,那些失踪的人是在交火中被打死的武装匪徒。警方发言人弗兰克-姆巴也表示,他不知道有任何警方将尸体扔到解剖实验室或停尸房的案例。

但在提交给司法小组的书面证词中,36岁的商人切塔-纳马尼称,他在2009年被关押的四个月中,曾协助过安全人员处理那些被他们折磨或处决的囚犯尸体。

他称,有一晚,他被要求将三具尸体装进一辆货车,这项任务在拘留所里被称为 “救护车任务”。然后警察把他锁在车里,开车到附近的尼日利亚大学教学医院,然后他在那里卸下了这些尸体 —— 他们被一名停尸房的工作人员带走了。

在东南部城镇奥韦里,私营的阿拉丁马医院太平间不再接收罪犯的尸体,因为警方很少提供死者的身份证明或通知死者的亲属。停尸房管理员乌贡纳-阿马西说:“有时,警察试图强行要求我们接收尸体,但我们坚持要求他们把尸体送到政府医院。”

他补充说:“私人停尸房无权向医学院捐赠尸体,但政府停尸房可以。”

在尼日利亚,有一项法律规定可将政府停尸房中“无人认领的尸体”交给医学院。

亲属们被蒙在鼓里

一位资深律师弗雷德-奥努奥比亚解释称,亲属有权领取合法处决的罪犯的尸体。“如果在一定的时间内没有人认领,尸体就会被送到医学院。”但他表示,法外处决的情况更糟,因为亲属永远无法收到死亡通知,或者无法找到尸体。

埃格伯的朋友、迪文的家人是在偶然的情况下才能够给他一个体面的安葬。

至于埃格伯,在看到他朋友的尸体后受到了极大的心理创伤,以至于他一度放弃了自己的学业。他最终比自己的同学们晚毕业一年,如今在一家医院的实验室工作。

迪文的家人设法让参与杀害他的警官被解雇 —— 虽然正义感不强,但仍比许多其他尼日利亚人所经历的要好些。

(来源:亚太日报 APD News)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