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國際 » 正文

马克龙立志让法语成为世界第一语言 英国人说他想太多

2017-12-12 10:46: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上任半年来,年轻的法国总统马克龙似乎致力于为自己塑造一个“法语守护者”的形象。

今年9月,马克龙前往巴黎以北的小镇维莱科特雷(Villers-Cotterêts)——这里不仅是法国文学巨匠大仲马的故乡,同时也是16世纪法国国王佛朗索瓦一世签署《维莱科特雷法令》将法语确立为国家官方语言的地方。马克龙表示:“法国创建于法语之上。国王就是在这座城堡里禁止法国人再讲其他语言的。”

不过《外交政策》指出:更为准确的说法是,这项法令仅仅规定了官方语言是什么。在那之后的300年里,法国境内的居民还是会讲多种语言。

此外,马克龙还在11月初任命了久负盛名的法国文学龚古尔奖2016年的获奖者、80后女作家斯利马尼(Leila Slimani)负责法语事务部门,即推广法语使用的大使。值得注意的是,斯利马尼出生于北非国家摩洛哥,长大后才前往巴黎政治学院求学。马克龙的发言人称,斯利马尼代表着法语人群对多元文化世界的开放面貌。

11月底访问非洲国家,原法国殖民地布基纳法索时,马克龙又向在场听他发表演讲的大学生表示:“法语不仅仅是文化遗产,它拥有自己的未来,法语的魅力和吸引力不应只属于法国。”同时,马克龙表示,法语应当成为“非洲第一语言”,也许还能是“世界第一语言”。

虽然世界上并没有统一标准来确定讲一门语言的人数,但通常认为,目前全球有7500万人将法语作为母语,超过2亿人会说法语。和汉语普通话、英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等语言一样,法语也可被算作世界主要语言。同时,法语还是联合国、欧盟、北约等国际组织的官方语言之一。

2014年,法国投资银行Natixis曾经估计称,到2050年,全世界说法语的人数会超过英语、汉语普通话和西班牙语。这项测算的依据是非洲的高出生率,以及法语在非洲这些前法国殖民地的应用。

​然而马克龙的“世界第一语言”之梦似乎让外界不以为意,特别是英国人。

在英国《独立报》相关报道的评论区中,大多数网友对马克龙的言论嗤之以鼻,并更为看好英语和汉语普通话。

有网友评论道:“现在世界上可能有超过10亿人能用英语交流。”其他网友则预测称,能够取代英语地位的只有汉语普通话,因为亚洲很多国家做生意都开始使用普通话了,而“法语属于过去”。

《独立报》专栏作者Ben Chu认为,马克龙虽然在今年上半年凭借全新成立的政党为法国政坛带来新气象,但从他推广法语的方式来看,那还是老派高卢人的精英式腔调。

Ben Chu写道,语言的传播可由两种经济学概念主导:网络效应和路径依赖。网络效应意味着当越来越多人使用一种语言时,其他人为了更加有效地沟通,也会认为学习这种语言更有价值。路径依赖则意味着最初的先决条件可以在长期以后造成深远的结果。

在过去两个世纪中,英国在世界范围内的殖民和美国在国际贸易中的主导成为先决条件,再加上网络效应的作用,才使得英语成为当今国际交流中应用最为广泛的语言。对于马克龙所希望的法语成为“非洲第一语言”以及投资银行Natixis的测算,Ben Chu则指出,考虑到网络效应和路径依赖,这些非洲的年轻人一定会为了旅游、留学、在跨国公司工作等理由学习英语。

英国《卫报》专栏作者Steven Poole​则讽刺道,马克龙的论调“很荒谬,也很法国”,“我们都喜欢法国人,特别是他们身上那种自我感觉很重要的可爱劲儿。”

在Steven Poole看来,马克龙提出全球都讲法语的梦想,真实目的只是在强调法国会越来越重要,特别是在欧盟内部给正深陷组阁泥潭的德国一个下马威。

在英国宣布脱欧后,外界已经开始猜测法语或许能重塑以往在欧洲大陆之上的辉煌。但Steven Poole对此持否定态度。自从1970年代英国加入欧洲共同体以来,法语的地位就被不断削弱。如今,德国人和意大利人谈生意必然选择英语,英语就是所有人的第二语言。在英国正式脱欧后,Steven Poole认为,人们甚至又将失去一个不使用英语的政治理由。

(来源: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