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国际 » 正文

澳大利亚儿童性侵调查结果:没能保护孩子的“国家悲剧”

2017-12-16 10:08: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历时五年,在澳大利亚拥有最高调查权限的皇家委员会(Royal Commission)终于完成了面向全国的儿童性侵调查,并在本周五(12月15日)公布了最终报告。

这份长达17卷的调查结果中包含来自8000多名受害者的证词、189条向政府提出的新建议,以及一个明确的结论:澳大利亚严重缺乏保护儿童免受性侵的措施。

在澳大利亚,儿童性侵问题有很深的历史渊源。据《光明日报》此前报道,澳大利亚的宗教组织、社区、政府机构、军队、学校、儿童托管场所乃至家庭,都时常被曝存在儿童性侵问题,但只有8%的受害人会申诉。如果得不到帮助和治疗,许多受害人将不得不依赖于药物,还有不少人自杀寻求解脱。

当地媒体《澳大利亚人报》文章强调,虐待行为不仅仅会对儿童造成严重的身心伤害,还彻底摧毁了他们信任的能力。受虐经历会干扰儿童形成价值观的过程,并阻碍他们对良好人际关系的认知。正如一位受害人所说:“说多少次对不起都无济于事……我觉得我失去了自己的灵魂。”

多年来,澳大利亚一些地方政府和有关组织都在调查儿童性侵问题。但是,调查虽然让部分当事人受到处罚,但受害人往往被各种“保密协议”所束缚,不敢“违规”提出证词,肇事者所在单位——特别是宗教团体,借助各种权力拒绝执法机构介入调查,儿童性侵问题并没有得到真正解决。

南澳大学教授、儿童保护专家布利格斯指出,“忏悔”使教会备受恋童癖者的青睐,因为他们可以今天请求宽恕,而明天再犯。她说,“维多利亚州有一名牧师在被抓的时候承认已忏悔过200次,但没人举报他,因为牧师不允许举报在忏悔室中作过忏悔的任何人。”

2012年,迫于舆论压力,时任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终于宣布成立皇家委员会来全面调查儿童性侵问题。但值得注意的是,12月15日发布的最终报告并不意味着澳大利亚已经摆脱了儿童性侵问题,反而正如总理特恩布尔所说,揭露了一个“国家的悲剧”。

五年来,皇家委员会陆续公开了诸多调查成果,向当局提交了2500多条指控,以及超过400多条建议。最终报告中还指出,常见的犯罪者是神职人员和学校老师。许多机构的负责人都在报告中坦陈保护措施不到位,并向受害者表达了歉意。

在针对宗教机构的指控中,超过六成犯罪者都属于天主教会。对此,主教会议主席哈特(Denis Hart)在本周五提出了“无条件”的道歉。他说:“这是可耻的过去,保密文化和自我保护的盛行导致许多受害者及其家属承受了不必要的痛苦。”

然而,宗教机构却无法接受皇家委员会提出的建议。此前,皇家委员会已经建议将未能上报从“忏悔”中听到的儿童性侵事件认定为犯罪行为。周五的最终报告里又新增了令天主教会放弃强制性独身主义的要求。虽然报告认为独身主义不是性侵儿童的直接原因,但强调这种原则间接促使了此类罪行的发生。

这两项建议引发了宗教机构的强烈反对,尤其是泄露“忏悔”内容的要求。哈特主教坚称:“封存忏悔——即通过牧师传递的个人与上帝的关系,是不可改变的。”

除了与宗教机构有关的建议外,皇家委员会还在报告中建议澳大利亚在学校和早教中心为学生提供相应的性侵预防培训,以及成立国家儿童安全中心,由一名部长负责。

BBC驻悉尼记者格里菲斯(Hywel Griffith)指出,世界上很少有国家能像澳大利亚这样全面而直接地应对儿童性侵问题,但是受害者能得到什么补偿还是一个未知数。澳大利亚政府刚刚宣布了一项预算为5200万澳元的赔偿计划,每一名受害者有权要求最高达到15万澳元的赔偿。但是各州政府和教会当局是否会签署有关协议尚不明确,这项预算势必还将引发漫长的政治讨论。

令人遗憾的是,过往的执行力度令人失望。《卫报》评论指出,最终报告中有一卷就列举了本可以轻易实现但政府却没有做到的措施,例如强制性汇报虐待行为的国家标准和儿童相关工作的审查模式。澳大利亚最需要的就是付诸行动的勇气和时间。现在,主动权掌握在政府官员手上,他们将决定是否采纳皇家委员会提出的各项建议。

(来源:界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