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Homepage » 国际 » 正文

特朗普刚胜选,沙特团体就在他酒店定了500晚

2018-12-06 21:23:29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近日,有媒体曝出,沙特游说团体曾在2016年美国大选后,以“组织退伍军人活动”的名义,在特朗普旗下的酒店消费总计超过27万美元,更多细节正在公布。

据《华盛顿邮报》12月5日报道,一些参加活动的退伍军人和活动组织者透露,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沙特政府游说团体预订了总统特朗普旗下华盛顿酒店的数个房间,作为非正统运动的一部分,为美国退伍军人提供免费的华盛顿之旅,然后将他们送到国会山去抗议沙特方面反对的《反恐法案》。

他们在短短三个月内付了相当于在豪华酒店住500晚的账单,平均每晚支付768美元。

根据该游说团体披露的表格,在美国长时间代表沙特政府的华盛顿公司Qorvis/MSLGroup为这些活动埋单。该公司目前拒绝评论此事。

此事将加剧针对特朗普的联邦诉讼。他从外国政府处得到不正当支付的行为被指控违反了美国宪法。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CNN)12月4日报道称,本周二,为寻找酒店的外国消费者消费记录,马里兰州和该区的总检察长已经传唤了13家特朗普名下的企业和18个竞争企业。明年,这些交易还将受到众议院新民主党多数派的审查。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12月4日报道截图

民主党称,他们希望能够了解,在对沙特记者卡舒吉在土耳其被沙特政府谋杀一事进行善后的过程中,特朗普与沙特政府的商业联系。

“其他国家明白,光顾总统的生意就能讨好他,”明年将领导众议院情报常设委员会的众议员亚当·希夫(Adam Schiff)表示,“这是一个真正的问题,因为这个办法可能真的有效。”

目前,白宫方面拒绝评论此事。但据美国ABC新闻3月9日报道,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酒店曾向美国财政部捐款大约151000美元,并表示这是从外国政府处得到的利润,却并没有解释是如何达到这个数字的。在诉讼中为特朗普辩护的司法部称,宪法并未禁止日常商业交易。

ABC新闻3月9日报道截图

而该系列活动的组织者声称,他们严格挑选了特朗普的酒店是因为这个酒店提供了这个价格的折扣,并且有足够多的房间可预订,并不是为了讨好特朗普。

作为活动的组织者,也是该系列事件的关键人物之一,迈克尔·吉布森(Michael Gibson)强调:“这与那没关系,一点都没有。”

特朗普酒店高管以客人匿名入住来解释此事,称他们当时并不知道最终是由沙特阿拉伯来支付账单,并拒绝谈论他们向客人提供的折扣。

然而,事情真的有那么简单吗?

去年,已有多家媒体报道了沙特团体在特朗普酒店消费的事实。但回顾该游说团体的电子邮件、议程、披露的表格以及今年秋天对二十多个退伍军人的采访,更多有关该组织与退伍军人交流的细节被曝光。

敏感的时间点,敏感的酒店选择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这一系列活动开始于一个敏感的时间点——2016年末,沙特政府正在华盛顿遭遇连败。那一年的9月底,美国国会废除了时任总统的奥巴马的否决权,并通过了一条沙特强烈反对的法案:《反恐支持者法案》(the Justice Against Sponsors of Terrorism Act,简称JASTA)。该法案得到了“9·11”遇难者家属的支持,它为他们昂贵的诉讼打开了大门。这其中,沙特政府承担了一些责任,因为在参与“9·11”袭击的19名劫机者中,有15名是沙特公民。

《华盛顿邮报》推测,为了与美国最受尊敬的团体“9·11”遇难者家属抗衡,沙特人计划从别的群体中招募盟友。这或许就是他们寻找退伍军人的原因。

美国陆军退伍军人杰森·约翰斯(Jason E. Johns)组织了第一次活动。他的邮件签名显示,他为自己在威斯康星州麦迪逊市的律师事务所工作,律所名为“N.M.L.B.退伍军人倡导组织”。

而根据司法部提交的文件,约翰斯实际上是在为沙特政府工作。他也是除了上文提到的华盛顿公司Qorvis和迈克尔·吉布森(Michael Gibson)以外,这一事件的另一关键人物。

Qorvis公司网站截图

三者在事件中存在这样的交易关系:作为沙特的长期游说者,华盛顿公司Qorvis首先付钱给吉布森,后者再付钱给约翰斯。

第一次旅行在2016年的11月中旬进行,约翰斯邀请一些他个人并不认识的退伍军人加入“暴风山”之旅,在这个过程中游说他们反对反恐法案。

那次他们并没能住在特朗普酒店。第一次活动规模很小,时间也很短:只有22名退伍军人参与,在弗吉尼亚州水晶城的威斯汀酒店住了两晚,它位于波托马克河的另一边,与国会相隔4英里。

同样参与那次活动的吉布森表示,同样的活动将在这个月迟些时候在威斯汀酒店再次组织。

接着,在2016年12月2日,吉布森称,Qorvis公司告诉他,他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组织另一次访问,参与者将在几天内到达。他表示,威斯汀酒店的房间已经被预订光了,他尝试预订其他酒店,情况也是如此。

“我刚刚决定,为什么我们不去特朗普酒店呢?”他说,“我告诉他们,我是代表一群退伍军人去订房间的,问他们能不能给退伍军人一个折扣,他们说有,并且他们确实有空房。”最后酒店给了他们一个更低的折扣。

约翰斯在12月发出邀请邮件中也强调了这一点:“参与者将住在特朗普国际酒店,所有费用由组织者支付。”

那次旅行后,吉布森声称,Qorvis公司让他安排更多2017年的旅行。他们没有说再去住特朗普酒店,但因为上一次旅行进行得很顺利,所以他直接去预订了特朗普酒店。

相关文件和采访显示,2017年1月至2月,他们追加组织了5次旅行。

根据退伍军人收到的议程,在1月下旬的一次旅行中,参加的退伍军人数量达到了50人,旅行时间从2晚延长至3晚。依然是用吉布森的老办法,以一个客户的身份预定酒店。吉布森说,他从未告诉过特朗普酒店的员工,账单是由沙特人支付:“我用我的公司信用卡为我的客户Qorvis公司预订房间,还说我带了一群退伍军人来从事立法工作。”

值得玩味的是,在这两个月,法案一事基本处于休眠状态,而华盛顿正被新总统特朗普的就职典礼分散了注意力。

特朗普总统就职演讲 图自美国politico网站

消费能力很强,游说能力很烂

许多参与过该系列活动的退伍军人接受了《华盛顿邮报》的采访。他们表示,活动的整个过程中,很多事情都让他们非常惊讶。

第一件事是,从花钱的角度来看,这看起来真的是个很棒的组织。

“我做过上百个退伍军人活动,我们曾经住在假日酒店,吃Ritz饼干喝柠檬水。但现在我们住在一个每晚要花费500美元的酒店,”退伍海军丹·乔德(Dan Cord)说,“我从没见过这种事。”

每次旅行都包括1-2顿在特朗普酒店宴会厅进行的晚餐。一般房间里会有一个开放式吧台,晚餐一般会安排在特定的时候结束,但约翰斯经常戏剧性的宣布延长晚餐时间。

另一件令他们惊讶的事情是,从游说的角度来看,这看起来真的是个很烂的组织。

退伍军人们表示,组织者们告诉他们,新的法案可能会引起其他国家的报复,甚至可能让美国退伍海军因为他们不对曾经在战争中做的事而在海外被起诉。组织们还给他们一些列举事实的表格,其中一个还在底部用小字写着:由代表沙特阿拉伯皇家大使馆的Qorvis/MSLGROUP公司分发。

然而,组织者并没有向他们详细介绍法案该如何修改,或给他们留下能够让立法人员研究的政策简报。

除此之外,举行旅行的时间点也很古怪。2017年前两个月,当法案一事基本处于休眠状态,华盛顿正被一个新总统的就职典礼分散了注意力的时候,他们又举行了5次活动。这些退伍军人一次又一次地被送过去,与已经下定决心的立法人员进行没有结果的会谈。

“在我第四次访问参议员格拉斯利时,他就像是在说,‘嘿,又发生了什么?’我们几乎不谈论法案。”来自爱荷华州的退伍军人罗伯特·Suesakul在谈到他与参议员查尔斯·E·格拉斯利(Charles E. Grassley)的第四次会面时这样说。很明显,格拉斯利在第一次旅行后就对修订法案没有兴趣了。

参议员查尔斯·E·格拉斯利 图自《华盛顿邮报》

另一个问题是,在有些情况,国会工作人员之所以会面对他们,是因为知道谁为旅行提供资金。

而这些退伍军人并不知道。

“我们走进去,他们会过来跟问,‘你们是被贿赂的退伍军人吗?’”Suesakul说。

由沙特提供资金?“我说了”,“不,你没说”

一些退伍老兵表示,当时他们完全不清楚沙特在旅行中扮演的角色。知道现在,他们意识到,是不是他们被利用了两次:不仅被利用向国会传递他人的消息,还被利用向特朗普集团提供业务。

然而,在一个电话采访中,约翰斯表示,听到这些退伍军人声称自己“受骗”,他感到很失望。

他在旅行开始第一天的晚餐中说得很清楚,沙特政府为活动埋单。他还称,他们告诉过这些参加活动的退伍军人,如果他们不想参加可以回家。

“我说,‘我是一名兽医,我在一个公关公司工作,沙特阿拉伯为活动埋单。’”约翰斯说。

另一个活动组织者、退伍军人达斯汀·廷斯利(Dustin Tinsley)则表示,他不记得约翰斯告诉大家活动和沙特方面有牵扯。但他也觉得,退伍军人应该自己提前做功课或是直接问他们。

“他们直接问我,‘沙特政府为这个旅行埋单吗?’我说是的,然后他们中没有一个人说,‘我不想参与这个活动了’。”廷斯利这样说。

一些退伍军人对约翰斯的说辞展开争执,他们表示自己并没有被告知资金来源,即使有,在反复的询问和强烈的饮酒后,都被忘光了。

据特克萨斯州的退伍军人加里·阿尔德(Gary Ard)描述,一次,他们在特朗普酒店喝酒后,与约翰斯的一个助手偶然相遇,其中一个人喝多了,居然对着助理举起手,说:“谢谢你,沙特王子!”

阿尔德退出了接下来的两次活动。他说他感到内疚,因为他不知不觉为外国势力收集了政治情报。

特朗普国际酒店外观 图自维基百科

“我们与立法者进行对话,并把这些写下来,拿给一些我不认识的人,”阿尔德说,“而我担心的是,我们会帮助他们洞悉接近国会议员、参议员的办法以及他们的思维方式。这是完全错误的。”

“当我们发现是沙特为此次旅行埋单,整个事情就完全说得通了。”参加过3次活动的圣安东尼奥退伍老兵亨利·加西亚(Henry Garcia)这样说。他表示,组织者邀请他们的时候完全没有透露一点和沙特阿拉伯有关的事。

他以为这些旅行是其他退休老兵安排的。但令他费解的是,这个组织花钱的程度不像任何一个他工作过的退休老兵组织。他们有私人酒店客房、开放式酒吧以及免费午餐。他回忆道,当时,一个在喝迷你香槟的组织者提到了一位沙特王子。

“当时我说:‘噢,我们只是习惯给特朗普钱。’”加西亚说。

因为沙特人,特朗普的酒店赚得盆满钵满

2017年2月中旬,在第一则曝光约翰斯沙特承包商身份的报道发出后,最后一次活动在特朗普酒店举行。约翰斯说,他不确定活动具体花费了多少:酒店客房的账单并不会拿给他,他从不知道客房花了多少钱。

在一个向司法部提交的文件中,Qorvis表示,他们已经付了19万美元的特朗普酒店住宿费,另有82000美元花在餐饮和停车上。

经计算,在住宿上,平均每人每晚花费360美元,这个价格远远低于特朗普酒店在同一时段的平均费用。

去年总务管理局意外公布的财务记录显示,特朗普酒店在1月至2月的平均夜间花费是768.67美元,这个价格还因为就职典礼的高需求而上涨了。

从2017年2月开始,沙特消费者已经提高了另外两家特朗普酒店的最低业绩。在芝加哥,特朗普酒店的内部统计数据显示,特朗普上任后,沙特阿拉伯的客户数量急剧增加。今年,在纽约,特朗普中央酒店的经理表示,与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一起旅行的那些沙特客户,他们在酒店停留的每一天都能为酒店带来可观的收益,甚至帮助酒店在本季度实现了盈利。

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 图自BBC

《华盛顿邮报》评论认为,随着更多细节的公布,沙特人与特朗普集团的交易将成为针对特朗普的两起诉讼的“弹药”。特朗普必须为即将到来的审查做好准备。

(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