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國際 » 北美 » 正文

痊癒患兒艾滋複發 新療法再次失敗

2014-07-14 17:22:16  来源:紐約時報中文網 【返回列表】

美國聯邦衛生​​官員本周四宣布,密西西比州一個感染艾滋病毒(HIV)的孩子,由於在出生後立即採取了積極的藥物治療,曾被認為已經治癒,現在卻正在顯示出感染HIV的跡象——這對治癒艾滋病的希望是一次沉重打擊。

2013年3月的報告稱這個孩子似乎已經痊癒,因此人們覺得,積極的早期治療或許更有可能扭轉新生兒的HIV感染——甚至對新感染HIV的成年人也是如此。2012年全球約有230萬人新感染了HIV,其中26萬是在出生時或出生不久後感染的嬰兒,這是現有的最新數據。

因此,本周四的消息是格外令人失望的。在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召開的電話新聞發佈會上,漢娜·B·蓋伊博士說,這種感覺像是“肚子上捱了一記重拳”。蓋伊是位於傑克遜的密西西比大學醫學中心兒科醫生,最初就是她對這個孩子使用了大劑量抗逆轉錄病毒藥物。

在密西西比州那個案例帶來的希望下,醫生們計劃了一次全球性的臨床試驗,將對約450名嬰兒——之所以選中這些嬰兒,是因為感染了HIV的母親在生下他們之前,沒有進行HIV測試或治療——使用三種藥物組成的“三重療法”。

按照計劃,如果感染了HIV的嬰兒在經過48周的治療後不再檢出有HIV病毒,試驗人員就會停止用藥,看看他們是否已經趕在HIV建立起感染細胞的貯主之前實現了痊癒。

但迄今還沒有任何嬰兒參加這個試驗,而且由於密西西比州那個孩子未能治癒,“我們得回去檢查一下試驗的設計,”艾滋病領域知名專家、美國國家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主任安東尼·S·弗契博士說。

當被問及如何看待本周四的消息時,他說:“這顯然很令人失望,但我並不感到驚訝。因為過去25年里我一直在追蹤這些貯主,我知道這種病毒隱藏自己的方式非同尋常。”

在密西西比嬰兒之前,只有一個人被認為治癒了HIV。那是一個名叫蒂莫西·布朗的成年人,曾用“柏林病人”來匿名指代;為了治療白血病,在他的骨髓被藥品和放療損毀之後,他曾接受了造血幹細胞移植。新的幹細胞來自一名與他匹配的捐助者,此人擁有比較罕見的基因突變,血細胞中缺乏艾滋病毒用來進入細胞的表面受體。

今年3月,第二個孩子經過早期積極的治療後,似乎也獲得了痊癒,這個孩子出生於加州長灘。不過醫生們一直在猶豫,是否要和密西西比嬰兒一樣,宣布這個孩子已經徹底痊癒。

密西西比州嬰兒在開始接受治療之後,被其母親帶走失蹤了幾個月,兒科醫生們以為,這個孩子再次出現在他們面前時,將會有嚴重的HIV感染。但詳盡的測試表明,這個孩子的血液或組織里沒有發現HIV病毒,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幾周之前,他們在例行回訪時,從孩子的血液中檢測出了HIV病毒。與此形成對比的是,從倫理而言,那名加州嬰兒不能停止使用抗逆轉錄病毒藥物,而停止用藥卻是該病毒是否捲土重來的唯一可靠測試。

HIV病毒進入人體後,首先入侵CD4白細胞,並製造出數百萬個同樣的病毒細胞。它們隨後會進入腹部和其他部位的淋巴細胞,利用帶有RNA的內核製作自身DNA的鏡像,然後與淋巴細胞的DNA結合,形成貯主。

在這之後,即使抗逆轉錄病毒藥物抑制了任何自由移動的RNA的自我複製能力,病毒的DNA仍在,它將在停止用藥時充當新的RNA模板。

《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去年報道密西西比的例子時,全世界都感到振奮。約翰·霍普金斯兒童中心副教授德博拉·佩爾紹德博士是這篇報告的主要作者。他說,當時,這個例子“證明了一個理論,即如果我們能複製這個案例,我們就能夠治癒艾滋病。”

周四,佩爾紹德說,這個孩子兩年內都沒有檢測出HIV病毒,這是“前所未有的”。正常情況下,HIV病毒幾個星期之內就會反彈。

孩子體內的病毒與母親的完全相同,因此毫無疑問,病毒是先天攜帶,而不是後天感染的。

弗契說,病毒量是每立方毫米血液16000個病毒。

“你有時會發現100個或500個病毒,但16000不是個小數,”弗契說,“那肯定是複發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