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专题 » 文化时尚 » 尚瘾大咖 » 正文

因滥交死于艾滋病的蛇精病,明星还争相致敬

2016-07-13 15:08:51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我只想用一句话评价他:如果他能活到今天,时尚界当是另一番光景。可是为什么要谈论一个死人?因为四月是鬼月啊,不然你以为呢?通常我会聊的死人,都是鬼才,而且是不疯狂不成魔、死不要命的鬼才。这个家伙告诉我们什么叫比前卫更前卫、比疯狂更疯狂。当 Lady Gaga 的生肉装、太空装横空出世的时候,很多人可是吓得屁滚尿流。

其实早在30年前,有一个人更加前卫,甚至超越了 “前卫” 的定义。他高大伟硕,身高192CM,体重108KG,,只能用“粗”来形容这个男人。都说疯子会有一个苦逼的童年,然而他并不是。有一对开明且无条件支持他的父母,1961年出生在澳大利亚一个保守到令人窒息的Sunshine地区,DNA里刻着“怪咖”两个字的他,又怎么受得了那个除了人就是袋鼠的国家,于是1980年独自跑到了伦敦,一边在麦当劳打工,一边学习服装设计。

他是当年伦敦夜店的风云人物,天天戴着SM面罩,穿得像个鲜艳的火鸡,顶着先锋的灵魂,跟1000个男人发生危险性关系......然后33岁就死了,因为艾滋。

看完上面一串关键词,我猜你也猜不到这是谁。他就是Leigh Bowery,没听过?不能怪你,毕竟他不属于常人的世界。一个连上帝都嫉妒的胖子,把自己给玩死了的天才骚年。

市面上为数不多的几张素颜照,记得收起来等升值

时装设计师、行为艺术家、夜店文化奠基人、DJ、模特、80 年代迷幻风潮领军人...... 此处省略他满满一页纸的头衔。牛逼的是,他对上面每个领域影响都是巨大而深远的。Bowery是个100多公斤的胖子,无论是脸还是身材,似乎都和时尚不沾边,以这种重磅身材配搭各种奇葩服装,你不用大喊“什么鬼”,因为他会用小s招牌式冷漠脸跟你说“I don't care”。

 

也正是因为他的身材,他还是英国最伟大的画家卢西安·弗洛伊德的模特。而弗式看中的不是Leigh Bowery的奇装异服或惊世骇俗的艺术精神,而是他硕大无比的身体。为弗式当模特,一反Bowery平日喧嚣热闹的自我,没有任何装饰,化妆和假发,只是赤裸裸的坐在弗式空荡荡的偌大画室中,没有表演,没有音乐,没有舞蹈,只有凝止不动的他自己。有时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连续许多天,但是他喜欢。1988年直到1994年去世,他一直是弗式最常用的模特,弗洛伊德把他称是自己的灵感。

1985年Leigh Bowery创立了自己的沙龙,似乎是存心与所谓“正常”作对,他把沙龙取名“禁忌”(TABOO),并与好朋友TROJAN一起,每天穿着稀奇古怪的服饰在那里出入。80年代的伦敦夜店被喻为是年轻人交流实验新音乐、时尚流行的“沙龙”据点,激荡著各种创作灵感,不像现在只是跳跳舞约约炮的地方。歌手、演员、模特、设计师,你所能想到的各路名人都会出现在Taboo里,他们为了去夜店而绞尽脑汁地准备服装,穿得无聊就会被Leigh拒之门外。Bowery会在夜店里进行各种演出,更开启了SM表演的先锋,他和他那些奇装异服、雌雄莫辩的朋友们在Taboo里彻夜狂欢,做为伦敦俱乐部夜生活的偶像,大开后朋克(POST PUNK)“新浪漫派”的先锋,这样充满著酒精、毒品和爱欲横流的夜晚同时造就了无数新浪漫派艺术家。

Bowery(右)和他的好基友Boy George(左,八十年代英国最具号召力的流行偶像、时装店Boy London的老板)

是的,就是你们想象中的那个”BOY LONDON”

他们会穿着洋娃娃的睡衣和厚达数寸的高底靴,苏格兰裙子下面露出满是花边的内裤,有时是花枝招展的上衣,领子大的像大象的耳朵,还有各种颜色的网眼长筒袜,各种姿态数不胜数。除了服装之外,他还嗜好极端的舞台化妆、各种不同形状的假发和帽子,有时在脸上涂着白粉点缀著金点,有时让各种颜料从头顶顺流而下。有时在眼睛上装上2英寸的白色假睫毛,有时把脸和头化成非常难看的“丑娃娃”。一个充满想象力的二维卡通形象,在烧着大麻吸着白粉的世界被鼓吹成三维空间的立体人物。他设计的衣服从来不卖,因为只有穿在自己身上,毕竟hold得住的人只有他自己,在他身上才是最骚的艺术品。 

性、毒品、酒精,一个也不少,两年后,合伙人兼炮友(男)Guy Barnes在店里吸食过量海洛因挂了,夜店被迫关闭。好基友死了,但Bowery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摆弄他的奇装异服,还在伦敦、东京办展览。

除了搞设计搞艺术,他还搞男人。他曾宣称自己曾经和 1000 多个男人发生过不安全性关系。

但有趣的是,Bowery 还有个老婆 Nicola(女),是个艺术系学霸。对于Bowery来说,结婚只是他创作的一场行为艺术。

Trojan(左)Nicola(中)Bowery(右)

Nicola 疯狂崇拜 Bowery,甚至可以在表演时吞咽他的呕吐物、喝尿、吃屎......(反复阅读此句能达到减肥效果)

行为艺术,实际上都是食物

然而,他短暂又疯癫的一生结束于艾滋病并发症。但艾滋这事他一直隐瞒,后来也遭到社会上很多骂声。

他对这一切表现得很平静,就像死亡也是他表演中的一幕戏。临死前,他对仅有的几个闺蜜说:“告诉人们,我到玻利维亚养猪去了。” 本以为 Bowery 临死会讲几句惊天地泣鬼神的话,结果他连遗言都让人摸不著头脑...

自他死了之后,时装设计师和各路明星干脆拿他当参考书,一代又一代时装设计师和表演艺术者,“借鉴” 他的设计做灵感,“抄” 出了新高潮。

比如右边的GAGA和左边的Bowery

鬼才Alexander McQueen是他夜店的常客,做为Bowery的脑残粉,在2009年秋冬系列就加入了涂白僵尸脸和香肠大红唇的队伍。

浪漫大师 John Galliano 常和他蹿派对,崇拜得不要不要的,Galliano在任职Dior期间将 Bowery的疯狂玩味融进Dior一向优雅的设计中。

他的SM头套也被时尚界当作宠儿,一向脑洞大开、擅长将衣服拆拆拼拼的Maison Martin Margiela也用头套致敬Bowery的SM美学。

崇尚暗黑解构主义的先锋设计师Rick Owens ,在2016春夏巴黎时装周上,让模特“倒挂金钩”出场。

Lady Gaga 算是“致敬”得比较有诚意的。

 只是中国的Face-kini大妈们不知道她们对后现代的艺术震撼力其实是来自Bowery:

 

Bowery 的荒诞和前卫,是对死板社会的无情嘲笑,就是“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这样的疯子早死也好... 就算不是爽死,最后也会把自己搞死。短短三十年就过完了别人的一生,高质量。有些人就算给他三百年,也活不出那麽精彩。



图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