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1、扫描上面二维码,2、下载安装亚太日报APP

首页 » 时尚频道 » 正文

又污又感人,成人版《爸爸去哪儿》笑哭我了...

2017-12-07 13:39: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爸爸去哪儿》大家都看过吧?

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个成人版爸爸去哪儿。和主打萌娃的中韩综艺版不同,Netflix这版走的是又污又感人的路线。 名字叫:Jack Whitehall: Travels with My father

看过的人不多,但是豆瓣评分、烂番茄指数都不低。

靠的就是主人公的魅力。

儿子:Jack Whitehall,一个29岁,年轻有为的英国脱口秀明星:

 (长得很正太,但有颗做笑星的心)

(长得很正太,但有颗做笑星的心)

小白厅先生,8岁被送到寄宿学校,上的全英数一数二有名,有着200多年历史的Oxford’s elite Dragon School以及全英最贵的的Marlborough College(一个学期11310英镑,就是比在牛津读博士还贵)。后来去了曼彻斯特大学修艺术史,两个学期之后就退学。

接着,21岁在世界规模最大的艺术节之一的爱丁堡国际艺穗节(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正式出道 ,并拿下了当年的爱丁堡喜剧奖(Edinburgh comedy awards)的最佳新人。如今,已是英国冒尖的年轻脱口秀艺人,演员,主持人以及编剧。

Jack在自己的脱口秀上会没有任何底线地拿最私密的经验做开场,

 (讲得是做睾丸检查时,如何把自己的前列腺挪开的故事)

(讲得是做睾丸检查时,如何把自己的前列腺挪开的故事)

他有着年轻人最叛逆,以及为了自己热爱的事业最义无反顾的样子。

父亲:Michael Whitehall,77岁,但是比Jack 更能抖包袱。

老白厅先生,是一个制作人和顶级经纪人,曾经旗下的艺人有著名的Richard Griffiths (饰演Harry Potter的姨夫, 也是Jack的教父),Judi Dench, Colin Firth 还有演技之神Daniel Day-Lewis。

 (老白厅先生还出了一本自己的回忆录,记录以前作为电视圈和话剧圈的幕后故事)

(老白厅先生还出了一本自己的回忆录,记录以前作为电视圈和话剧圈的幕后故事)

他年轻时上的是正统的天主教寄宿学校,如今是世界最古老名绅俱乐部The Garrick Club的成员(俱乐部成员都是当时最具盛名的文化界人士如查尔斯•狄更斯)。

老先生有着最传统的伦敦绅士范,永远穿戴整齐准备接见重要人物。

(老白厅先生为了万一要接见重要人物(例如大使一类),准备了自己去Garrick Club才会带的领带)

(老白厅先生为了万一要接见重要人物(例如大使一类),准备了自己去Garrick Club才会带的领带)

不喜欢离开伦敦,觉得越过伦敦泰晤士河的普特尼桥就是旅游了。

也不爱国外的任何食(dong)物(xi),

这两位有着将近半个世纪的年龄差,完全不同生活态度的父子踏上了长达5周的东南亚背包之旅,一开始难免磕磕碰碰。

譬如住这种地方,老白厅先生OS:荒谬!

(看到是青年旅馆,老白厅先生是招呼没打就直接走了)

(看到是青年旅馆,老白厅先生是招呼没打就直接走了)

吃这种东西,老白厅先生OS:荒谬!

玩这种游戏,老白厅先生OS:荒谬荒谬!

 (听到要接受泰国传统的美容技术,老白厅先生是鞋都没穿就跑)

(听到要接受泰国传统的美容技术,老白厅先生是鞋都没穿就跑)

儿子喜欢的东西,绅士范老父亲觉得无聊透顶:

(两父子穿一样的西装看桂河大桥)

(两父子穿一样的西装看桂河大桥)

儿子觉得有趣的,爱干净的老父亲生理和心理上都不能接受:

不过儿子依然会迎合父亲的兴趣去努力制造话题,虽然老父亲不一定领情。

很有爱的儿子还会努力克服自己的障碍去创造两个人的回忆(虽然父亲常常不领情):

一路下来很累,但是没有一方特别照顾另一方,就是两个成年人互相妥协地完成一段旅程。

Netflix出品,玩的东西当然更大胆,坐当地人可能都不太坐的竹子火车;

如果不幸迎面来了另外一列火车,还要下车,拆车让行,哈哈哈哈:

做手工是中韩版爸爸去哪儿爱用的环节,这两父子也玩了,不过在这一版中,他们俩制作的是无比诡异的灵婴娃娃:

劳动环节,他们学习的是如何用老鼠排雷;

娱乐活动,是去观看著名艺术家(无法用言语描述)的行为艺术:

当然,整个节目最出彩的不是旅程的项目,而是两位白厅先生的相处。

虽说Jack才是脱口秀艺人,但是Michael才真是最有趣的人咧。

长着一张不开心脸的老白厅先生,用好听到不行的伦敦英音,带着嘲讽的语调,阐述着他作为一个英国老保守派对所有事情的微(ji)微(du)不满。

不掩饰自己对带有“特权阶层”属性的活动以及事物的喜欢;

以及对儿子变成脱口秀艺人的“失望”

对儿子总是抱怨自己太早被送去寄宿学校,表现出一副我做错啥的理直气壮;

会抓住任何儿子的出糗瞬间,不遗余力地落井下石

看到别人“作弄”Jack, 谁都没他乐见奇闻;

(看看人家导游小姐心疼的表情,亲爹果然是不一样哦)

(看看人家导游小姐心疼的表情,亲爹果然是不一样哦)

儿子也是一直挑战父亲走出安全地带,带着老父亲去蹦迪(虽然父亲一直拿着张纸,上面写着:可以走了吗):

还说服了父亲去纹身:

让父亲睡在草房里:

以及给父亲画裸照:

一路上,他们儿子不像儿子,父亲也没有父亲的样子

但作为成人,看到他们相处的样子,好羡慕。我们长大之后发现,要与父母这样自在开心的亲昵很难:与父母亲的关系,如果可以在公开场合揭对方的短,并踩上几脚,这背后有多深厚的互相理解和感情支撑

最后,节目里不免俗套地表示,在沙滩上都要穿戴整齐的父亲,终于学会放松一点点,挽起袖子喝啤酒;

在一群陌生人中间,不自觉地跳起舞;

看到这里忍不住鼻子一酸,老父亲还能快乐自在的享受人生、儿子能够在异国他乡看到老父亲自己不熟悉的一面,这都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因为还年轻的我们,认识这个世界的时间还很长,但了解至亲的时间却是越来越短。

节目没有刻意营造摄像头不在的纪录片感,但见惯大场面的Jack和Michael还是粗口和15禁场面齐飞。

每次大笑地看完,安静下来后,都很想给爸爸打个电话。上一次和父亲大笑地打闹玩乐,已经记不起是什么时候了。

我们在成长、在忙,父亲在安静的老去。关于老去的父亲,我们又了解多少呢。

(来源:24楼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