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1、扫描上面二维码,2、添加微信号: apdnews

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1、扫描上面二维码,2、下载安装亚太日报APP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 赛场竞技 » 2016里约奥运 » 正文

“妈,这伞哭了”——傅园慧从小就是段子手

时间: Aug 9, 2016  来源:新华社 【返回列表】 打印  关闭

【亚太日报讯】 (记者夏亮)里约奥运会女子100米仰泳半决赛后,傅园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的一段视频在网上“爆红”,人称“行走的表情包”。9日,记者来到傅园慧位于杭州萧山的家,通过其父母,试图还原一个更为真实的“国民网红”。

父母揭秘“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除了那句响彻大江南北的“洪荒之力”,傅园慧8日在半决赛结束以后的采访中,还提到了之前三个月的恢复训练,“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我真的有时候都感觉我已经要死了,我当时的训练真的是生不如死。”
“那真的是生不如死,这个照片是她发给我们的,我们看见实际上都受不了,就是她手上已经全部都这样了。”说到这里,父亲傅春升给记者展示了女儿在澳洲备战时传给他的一张照片。照片上是傅园慧的手掌,手掌握力的地方已经长满了老茧,厚的地方老茧甚至已经有绿豆大小了。
“这些老茧是她在练器械,练力量的时候留下的。”傅春升说,看到照片,他和傅园慧的妈妈都难过得掉眼泪,让女儿不要练了,女儿却说他们在捣乱。
傅春升说,女儿身体条件并不好,小时候有哮喘,为锻炼身体才练的游泳,所以其实一路走过来,特别辛苦。“她实际是不适合做运动员的,过敏体质,稍微不小心就容易生病,所以她付出的努力可能比那种身体条件出色的运动员多一倍都不止。”喀山世锦赛后,由于过度劳累,傅园慧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进行强度训练,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今年4月。
中断了大半年的强度训练,说开始就开始,谈何容易。“她就是自己逼着自己,要把这个状态提上去。打个比方说,别人可能要一年才能把状态练上去,她要通过两个月,因为这时候离里约奥运会已经很近了,时间很紧张了。”傅春升说。 

在家也是“段子手”
傅春升说,平日里他也会关注女儿微博,看到女儿发的那些“段子”,他觉得很欣慰。“因为看到她发的这些,就可以看出她是很阳光的一个小孩子,生活得很真实。”
很多人看到傅园慧比赛和搞笑的一面,但傅园慧身边的朋友却是这样形容她:“动若癫痫,静若痴呆。”事实上,傅园慧也有安静的一面,在家的时候,尤其喜欢看书。“她跟我说,这个也是在缓解压力。她说紧张的时候,看看书,这样就能够静下来。”
傅园慧生活中也是“段子手”吗?答案是肯定的。妈妈沈英说,她在家里也是“开心果”,小时候就有不少经典语录了。“像小时候她有一把小雨伞,是透明的,雨落在伞上面后,从伞里面往外看,雨水会一条一条流下来,她看到后跟我说,妈妈,这个小雨伞哭了。”
里约奥运会让傅园慧的个性广为人知,沈英说,这其实是她的“英雄本色”。“在家里也是这样的,就是英雄本色,她本来就是这么一个人,很外向的,不会矫揉造作。”
沈英说,从小到大他们都从来没有将傅园慧当成小孩子,而是当做兄弟姐妹一样看待,凡事都会和她商量,或许是这样的成长环境让她从小就不怵陌生人,性格特别外向。
“个性你看我们俩,你跟我们俩聊了这么久,你觉得她更像谁多一点?我觉得差不多吧。”说完,沈英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记事本承载父母无尽的爱
 由于傅园慧长期在国家队集训,回到杭州大部分时间也是在位于萧山的浙江体育职业技术学院里。为了方便看望女儿,2015年傅园慧父母从杭州市中心搬到了萧山,只为离女儿更近一些。
在傅园慧家里,记者看到了两本记事本,上面按照年月日,记录了傅园慧一年365天每天的所在地,有时候甚至详细到航班号。
“小的时候她可能在杭州的时间还比较久一点,慢慢开始有成绩了以后,她在杭州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有时候回想一下,这时候人在哪里,那如果你当时不把它记下来,以后就完全记不住。”沈英说,等女儿以后年纪大了,当她看到这些本子,也能回想起这些年,她所走过的路。
 沈英说,这些年两口子手机一直都是24小时开机,而且还不能调到静音,就怕错过女儿的电话。
 100米仰泳决赛前,不少媒体都表示想来陪两口子一起看比赛,但傅春升都拒绝了,他说他们会紧张,还是希望在没有人的情况下安安静静看比赛。不过友人透露,比赛中两口子也非常激动,不停地拍打着桌子,为傅园慧加油。
 这次里约奥运会,傅园慧成了“网红”。傅春升说他们也很开心,很高兴看到女儿被那么多人喜欢,但还是希望女儿不要过多关注网上的内容,而是应该将注意力放在比赛上。

3
责任编辑:许江山

教育

  • 出国留学
  • 亚太高校
  • 职场培训
  • 基础教育
  • 良师汇
  • 港漂日记
  • 创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