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斯里兰卡 » 商贸投资 » 中国水电斯里兰卡总部 » 正文

南水北调——为了斯里兰卡的餐桌

2015-04-16 18:26:3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记者杨梅菊 黄海敏发自科伦坡:“极端干旱已经波及斯里兰卡的北部、中北部和东部,150万人口生活受到影响。”一份关于斯里兰卡的最新旱情报告这样写道。很多人难以想像,一个年降雨量在1300毫米到3000毫米之间的热带岛国,竟然存在如此严重的干旱,事实上,由于海洋性季风气候的影响,斯里兰卡一方面降水丰沛,另一方面水资源却又分布不均——这成为精细化耕作水準本就不高的农业种植的最大困扰。
 
如今,一座由中国水利水电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建设中的摩拉加哈坎大(Moragahakanda)首部水库工程(以下简称M坝),正为这一状况的改变带来希望。
 
在距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190公里、以拥有狮子岩和丹布拉神庙等世界著名遗产的中部省东北部,亦是斯里兰卡农业种植地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在,除了蔬菜种植,这裡的人们多了一件日夜挂心的事情——一座将要改变斯里兰卡水资源分布现状的大坝正在附近崛起,而未来这座大坝所起到的正是灌溉、给水和发电作用,斯里兰卡农业长期以来靠天吃饭的状态很有可能由此结束。
 
【小题】南水北调
 
从科伦坡出发,沿康堤公路一直北上,这个印度洋岛国最具代表性的地貌变化会一一呈现在眼前,从沙滩大海到巍巍青山,从路边荒滩到植被丰裕,这是土地和雨水的力量。而汽车进入山区,就意味着进入了整个斯里兰卡农业种植中心,由于海拔高,温差大,气候湿润,土壤相对肥厚,茶叶、蔬菜和鲜花在这裡能够得到良好的生长,随后被运往全国各地——这是令当地居民倍感自豪的事。
 
“在斯里兰卡,农业是经济和就业方面的主导产业,农业人口占人口总数的70%左右。但遗憾的是,目前斯里兰卡的农业依然停留在靠天吃饭的状态。”在开始介绍M坝情况之前,专案经理姜新平首先说起大坝建设的这一重要背景。
 
很显然,靠天吃饭的说法有其根据。受海洋季风影响,斯里兰卡降雨量存在地区上和时间上的不均衡。常常呈现出南部降雨量大,北部降雨量少,雨季降雨量大,旱季降雨量小的特点。同时尽管雨季降雨量大,但由于没有足够容量水库蓄水而流入大海,造成严重的淡水流失和洪涝事件的发生。在供水主要受降雨补充供给的情况下,每年的枯水期缺水问题非常突出,造成农作物产量不高和居民饮水不足。
 
尤其对于作为全国果蔬种植中心的中部地区而言,如何解决因降水少、储水不足而造成蔬菜减产、短缺及价格上涨,成为当务之急。
 
“只能从时间和空间上对降水和储水进行调节,否则斯里兰卡农业进一步发展无从谈起。”姜新平告诉新华社记者,建成之后,M坝水库将是斯里兰卡最大的水库,这样一来,利用较大库容的特点,雨季将雨水贮存起来调节到旱季使用,中部的水调到北部使用,不仅可满足中部省北部地方灌溉用水、工业用水和饮用水需求,同时也可满足北部省南部地区的灌溉用水、工业用水和饮用水需求。从空间和时间上起到调水和灌溉的作用。
 
从这个层面上看,M坝工程恰类似于中国的“南水北调”——这同时也是斯里兰卡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水利工程,规模庞大的水库和大坝建设,将为斯里兰卡人民的餐桌提供更多选择。
 
更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南水北调工程确确实实从南到北贯穿了整个斯里兰卡岛国,最北到达前战区、猛虎组织基地所在的贾夫纳半岛。自2009年战争结束以后,千疮百孔的贾夫纳亟待重建,而解决其旱季的饮水和灌溉问题则成为当前政府重点民生课题,而南水北调工程的实现,则能有效解决当地居民饮水和灌溉乃至养殖等需求,大大改善贾夫纳人们的生活品质。
 
【小题】有得有失
 
阳光带着赤道附近特有的炽烈,毫不留情地直射下来,被深挖的低地上鲜有山风灌进来,中国工人和斯里兰卡工人们却都长袖长裤地埋头忙碌著,面对着还需时日才能完工的现场,一般人很难想像M坝建成后的面目和规模——数字显示,仅仅是眼前的1号混凝土副坝,就长370米,高55米,坝顶宽8米,整个工程由3个这样的大坝组成,建成后,总装机容量将为2.5万千瓦,水库库容为5.21亿m3。
 
工程部部长李阿刚向记者走来,被晒得黑黝黝的皮肤衬得笑容格外灿烂,这个纳西族汉子在斯里兰卡已经扎根8年,目前正在进行中的M大坝是他参与的第四个项目了。李阿刚看上去有些沉默寡言,但说起工程却头头是道,对于自己参与的M坝将为斯里兰卡带来的改变更是门儿清。“建成后,M坝所带的发电站平均年发电量预计将达到约80千兆瓦。整个数位意味着本地区用电需求能够完全得到满足,剩余约一半的电量则通过国家电网流入其他地区,补充高速发展的斯里兰卡对于电量日益增长的需求。”
 
但施工的难度也显而易见,“这裡的地形和气候条件都太复杂了,以前日本人来勘测过,直接就说做不了。我们也是经过反复勘测研究,决定两个副坝采用混凝土浇筑以保证品质,但这样一来,成本也上去了。”李阿刚说。尤其是每年10月~1月期间的雨季,粘混凝土工程进度缓慢,让本就庞大的专案更加复杂。为了保证按期完工,项目部特别增加了夜间施工,白天从早上七点五十上到下午五点,晚上从七点五十到早上五点,和每个工人一样,李阿刚每天的工作时间都是固定的,就像许多工人自从参与项目建设以来始终没有变化过的决心一样。
 
作为当地居民,刚刚20岁伊莎拉也自豪又心焦地等待着M坝的建成,如今,她们一家人都在M坝专案现场找到了工作,她是文秘,爸爸是司机,而弟弟则在工地上干活儿。“它给我们带来的好处不仅如此,以后有了水库,这条河的水量就得到控制,再不会有时干枯有时洪水。而且大坝本身还可以成为一个旅游项目,到时能源和运输条件会得到改善,能让我们家乡丰富的物产销往全国。”伊莎拉说。
 
“建成后,这一带都会被水淹没。”李阿刚指着眼前的施工现场说。而一小部分当地居民可能需要搬迁——这是为了大坝建成必须付出的代价。“就是有得有失吧,就像你问我在斯里兰卡这些年,风水日晒的值吗?其实得到了一些,也失去了一些,不可能只是得到。” 李阿刚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