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1、扫描上面二维码,2、下载安装亚太日报APP

首页 » 斯里兰卡 » 商贸投资 » 中铁五局斯里兰卡分公司 » 正文

前猛虎组织基地上的中国建设者们

2015-04-16 19:10:29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亚太日报记者杨梅菊发自科伦坡:一路向北,天越来越蓝,车越来越少,像是去往没有尽头的尽头,直到在一座军事检查站前被员警拦下,这一错觉才戛然而止——从科伦坡出发马不停蹄驱车6个小时,贾夫纳即在眼前了。
 
沉寂、神秘,无人区般蛮荒与惊险,这是大多数人对于斯里兰卡北部地方贾夫纳的想像。但接下来,这一近乎偏见的想像很快又会被一一打破——崭新的公路首先会令那些第一次进入贾夫纳的游客感到惊讶,然后是街头早已消失的岗亭、鱼市上当地人略带羞涩的宁静笑脸、海边孩子们跃入大海溅起的水花、镇上第一家肯德基前络绎不绝的食客们……
 
变化每天都在这里发生,弹痕、废墟的消失几乎和新建筑、新事物的出现同时进行着。而这变化,由多少中国面孔在炮火中汗水中地广人稀的寂静中亲手创造并见证。这也是为什么,当我们赞颂斯里兰卡战后五年所取得的进步,我们也应当赞颂那些前猛虎组织基地上的中国建设者们。
 
【小题】星月中的寂寞
 
车子刚刚进入A9和AB32公路的接口,远远就看到一辆红色皮卡等在路边,小陈在贾夫纳的阳光下向我们挥手,他的身后就是其所在的中铁五局承建的北部公路项目,该项目已于近期告完工。而这时,工友小钟正在项目现场的厨房里忙得不亦乐乎——他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准备了一桌饭菜等待记者的到来——这同时也是近两个月里他们第一次见到除了彼此之外的中国人。
 
由于贾夫纳公路项目已经完工,大部分同事已撤回国内或者南部铁路项目,偌大项目部只余小陈和小钟二人留守,一方面看护建设材料,一方面负责与业主进行收尾及后期维护。“两个月里,真是领略了什么是真正的孤独。比起这种孤独,才发现几个月前施工时的高强度劳作完全不算什么。”小钟告诉记者。
 
每天伴着星月、旷野、空空的集体宿舍和院子里十几台工程车入睡,在这样的孤独中,小陈已经快记不起那些为了早日将公路交付时的劳碌,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但总体上贾夫纳的生活还是相当方便的。”说著说著,小钟忽然又高兴起来,他告诉记者,最近贾夫纳甚至有了肯德基——镇子上的第一家国际品牌连锁洋速食——生意竟然相当不错,客人一天到晚络绎不绝。有时候,他会和小陈轮流出门,去海边、去镇子上的最繁华的几条街转转。采访途中再次路经由自己所在的中铁五局承建的公路时,小陈指著窗外告诉记者:这是所有公路中唯一加了路沿石的,都修完这么久了,他还是怎么看怎么觉得漂亮。
 
【小题】炮火中的汗水
 
作为斯里兰卡中国建设者的年青一代,90后的小陈和小钟都没有赶上战争的炮火。而2007年就来到斯里兰卡的中国机械设备工程股份有限公司(MEC)的老员工白强胜,却怎么也不能忘记那些时日。
 
“2007年4月下旬的一天深夜,初到斯里兰卡的我突然被一针鞭炮声吵醒,还以为是因为斯里兰卡板球夺冠庆祝呢,想着去窗户边看看,仔细一听哪里是鞭炮声,就是枪声和炸弹。彼时,整个天空都被飞弹映红了,那场景和我每年元宵节在国内看到的场面相差无几。”那也是彼时50多岁的白强胜人生中第一次目睹战争。此后,白强胜和他的同事们便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炸弹爆炸——市场内、公共汽车、住处不远或者是前往项目现场的路边。这一状况,直到2009年才随着战争的结束而渐渐消失。
 
但那些被埋在地下的炸弹所带来的阴霾,却并没有就此结束,多少人的身体和生命,被散落在贾夫纳的炸弹所终结。“当时我离这颗炸弹就只有一步之遥啊。”中航国际工程公司副总经理刘洪光指著一张照片上被排雷兵发现的一枚小小炸弹感叹。2009年,刘洪光率领团队深入贾夫纳最北端为公司承包的A09公路寻找石料并最终将石料厂确定在危险区,才有效降低了项目金钱和时间成本,确保了项目如期保质完成。而施工过程中一天数遍排雷,虽在当时只道平常,事后想想,却有无限后怕。“A09是以热血和命赌来的,”刘洪光此言不虚。事实上,任何一个曾在贾夫纳参与建设的中国人,都或多或少下过同样的赌注。
 
一个月前,一则关于斯里兰卡精神疾病患者高比例的新闻曾经引起关注,新闻提到,北部贾夫纳是精神疾病的高发区——炮火远去,但战争留下的心灵创伤也许要花费更长的时间去疗治。
 
幸运的是,和平毕竟已降临于此,这恰是一切新希望的发端。
 
而那些曾在此地献出年华、智慧与辛劳的中国建设者们,早已作为和平的一部分,被这片曾经伤痕累累的土地所记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