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Homepage » 财经 » 正文

英国议会爆猛料:Facebook给广告客户开特别权限 考虑过兜售用户数据

2018-12-06 09:40:28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扎克伯格在为拒绝出席英国议会听证付出代价,Facebook可能面临更多隐私和垄断方面的质疑。

当地时间5日周三,英国下议院数字、文化、传煤和体育(DCMS)委员会曝光了一批此前强征的Facebook内部电邮。它们显示,在限制第三方开发者获取用户好友数据后,Facebook还给予Netflix、Lyft等广告客户开了获得所有数据的白名单;扎克伯格考虑过向第三方开发者开放一些数据权限,为此收取费用;对于可能威胁自身业务的同行Twitter旗下服务,Facebook采取打压措施。

DCMS委员会正调查社交媒体在传播假新闻中发挥的作用。华尔街见闻上周提到,上述电邮文件是美国软件公司Six4Three的创始人在英国出差期间被该委员会强行获取。Six4Three此前因隐私政策在美国起诉Facebook,手中握有大量文件证据。

DCMS委员会主席、议员Damian Collins称,其委员会认为,对于电邮曝光的一些严重问题,委员会没有从Facebook处得到直接的回答,这就是公布这批文件的原因。他还说,公布这些文件涉及到很大的公众利益。

“它们提出了一些重要的问题,包括Facebook如何对待用户数据、他们有关应用开发者的政策、如何行使他们在社交媒体市场的主导地位。”

Facebook此后否认兜售用户数据,称曝光电邮片面反映了过去曾有的讨论,Facebook的行为不属于故意针对对手。facebook声明称:“和其他所有企业一样,对于可能给我们的平台打造一个可持续的商业模式,我们有过很多内部对话。”

不过,彭博报道认为,这些电邮可能让Facebook面临更多涉嫌垄断的相关审查。

给广告客户开通白名单

2014年到2015年,Facebook修改了隐私政策,防止第三方开发者获取用户好友的敏感数据。而华尔街见闻查看DCMS曝光文件发现,2014年9月到2015年3月末,Facebook的平台合作主管Konstantinos Papamiltidas曾先后在给约会应用Badoo、共享用车应用Lyft、Netflix和AirBnB往来电邮中透露,Facebook给他们开通了可以接触到所有用户好友数据的白名单。

Collins在总结对曝光文件的发现时表示,现在不清楚这些行为有没有经过任何用户的同意,也不知道Facebook如何判断哪些企业应该列入白名单,哪些不该。

考虑通过给予开发者数据权限获利

华尔街见闻从DCMS曝光的文件中查看到,扎克伯格本人曾考虑,向第三方开发者提供获得用户数据的权限,并据此向开发者收费,而且他可能低估了这种授权的风险。

扎克伯格在2012年10月7日的一封的电邮中透露,那个周末(注:10月6日是周六),他花了大量时间考虑平台的商业模式,他想到,如果Facebook可以用一些不同的方法让开发者能创造收入,他们就更容易接受Facebook对他们利用其平台多收一点费用。

同年10月22日的电邮中,扎克伯格称:我考虑向开发者透露信息,但我不觉得,一旦出现开发者之间相互泄露数据的情况,会对我们带来严重的问题。

Konstantinos还曾在电邮中提出一个设想:给与那些至少每年在移动广告费用上投入25万美元的企业获得用户数据的权限。

打压竞争对手

根据DCMS曝光的文件,在2013年1月24日的一封电邮中,Facebook的全球运营与媒体合作副总Justin Osofsky向扎克伯格提到,Twitter推出了一个功能服务Vine,用户可以用它制作时长六秒钟的视频。Facebook当时允许Vine的用户通过Facebook找到自己的好友。

Osofsky说:“除非有任何人提出反对,否则我们今天会关闭他们(Vine用户)好友的API。”他还说,这种方式很容易和Facebook联通,“我们已经准备了公关回应”。

扎克伯格给他的回复是:“好的,干吧。”

Facebook回应:没卖数据、没收开发者费用、并非压制对手

美东时间12月5日周三,针对上述来自Six4Three的曝光文件,Facebook正式回应,称文件只是选择性地披露了当时Facebook内部讨论的部分内容,并非全部情况。“事实很清楚:我们从未出售人们的数据。”

Facebook称,2014年到2015年修改政策防止泄露的是用户好友的私人信息。“在某些情况下,如有必要,Facebook允许开发者获取用户的好友清单。这并非好友的私人信息,而是好友的(姓名和简介照片)清单。”

Facebook表示,其开发者平台免费供开发者使用。Facebook探索过多种方式,创造与开发者之间可持续的生意,但并没有像曝光电邮里讨论的那样要求开发者买广告。

对于白名单,Facebook说,在和有限的合作方测试新的特色和功能时,开白名单是常见的做法。同样地,白名单也常用于平台变动期间帮助合作方过渡应用,避免应用崩溃或者干扰用户的体验。

至于针对竞争对手应用的行为,Facebook称,决定限制一些基于Facebook平台的应用是因为他们复制了Facebook的核心功能。这类限制在科技圈是常见的,YouTube、Twitter、Snap和苹果这些平台都有同样性质的限制。Facebook定期审查政策,保证它们及保护用户数据,也能让平台建立有用的服务。

扎克伯格本人周三也在Facebook发帖称,他支持公司2015年做出的限制广告客户数据流决定。当Facebook讨论对开发者收费的时候,是当作一种服务,就像谷歌和亚马逊的云服务那样,不是让开发者购买用户数据。“我们从未出售任何人的数据。”

(来源:华尔街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