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观点 » 正文

何伟文:让别人“竞争中立”,华盛顿却忘了自己

2019-04-15 16:54:53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最近,美国政府在波音737MAX因重大空难停飞和波音与空客补贴问题与欧盟争斗中的表现,给我们一个重要启示,原来美国政府高调宣扬并要求中国实施的“政府竞争中立”原则,其实在很多时候自己并未实行。

美国例外?

“竞争中立”原则最初是2010年奥巴马政府副国务卿霍马茨提出的。当时他猛烈抨击中国的“国家资本主义”,要求政府在企业的市场竞争中不得支持任何一方,无论本土还是外国企业一视同仁。遗憾的是,霍马茨把美国自己忘了。

上月28日,WTO初步裁决波音公司享受美国政府补贴约50亿美元,必须予以取消。美政府则出来帮波音公司说话,称补贴只有1亿美元。不到两周后,4月8日美国贸易代表署立刻公布,因欧盟补贴空客公司,对欧盟征收110亿美元关税作为报复。在急于为本国支柱性企业撑腰,打击对方主要竞争对象时,“竞争中立”原则不知去向。当然,欧盟毫不示弱,立刻公布了120亿美元关税反制清单。

在此之前,美国政府自己并未执行“竞争中立”原则的最突出案例就是波音737MAX事件。波音公司是在得悉空客320neo机型有可能获得大批订单后,为了对抗其竞争而匆忙上马737MAX机型的。负责飞机适航论证的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放弃政府技术认证,将认证工作交给波音公司自己进行,以加快通过放行。然而,航空公司购买空客或其他国家生产的客机飞经美国领空,则必须经过FAA严格的技术认证。

航空公司购买波音飞机还是空客飞机,抑或其他飞机适航美国领空,是企业的选择也是一种竞争。按照美国的说法,FAA作为政府主管部门显然违反了“竞争中立”原则。

曾在克林顿政府担任首席经济顾问的多萝西·罗宾披露,“美国政府通常不站队,但波音这个国手级企业则例外。” 换言之,对于重要企业,美国政府不实行“竞争中立”。

四不“中立”

通过深入的分析、比较可以发现,美国政府不实行“竞争中立”原则并非仅波音一例,其采取类似举动是有一定规律的。

第一, 买美国货。2009年奥巴马政府实施的经济振兴计划中第1640条规定,使用联邦政府资金的经济复兴项目所需钢材,必须购买美国货,除非美国该产品价格高于进口产品25%。也就是说,国产货和进口货竞争条件是不平等的,进口货成本要高出25%。这个额外成本是美国政府加的,它显然没有保持中立。由于明显违反WTO规则,引起各国强烈反对,该条款加上了“必须符合美国在国际协议下的义务”。但在实际实施中,许多州并没有执行。

这并非奥巴马政府的初创。1999年笔者在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工作时,深圳天达公司反映,他们参与投标纽约州一座机场旅客登机桥项目未能入围,原因是报价没有高出美国竞争对手13%。查阅联邦政府有关“买美国货”规定,其中就提到投标政府采购项目的外国公司,钢铁报价必须高于美国公司13%以上。

而且,“买美国货”清单并非只限于钢铁,至少有数十项。2017年4月,特朗普签署行政令,规定政府采购中多采购美国本土制造的产品,尤其是钢铁产品。该举措引起加拿大、日本等WTO经济体强烈反对,因为违反了WTO政府采购协定。显然,在美国市场竞争中,外国公司和本土公司门槛是不一样的,政府没有夷平竞技场,没有采取竞争中立。

第二, 单边关税壁垒。根据WTO有关反倾销和反补贴的规定,当裁定某项进口产品依靠低于正常成本价倾销,或因为补贴而低于正常成本价,进口方可以依据低于成本或享受补贴的幅度,征收相应的反倾销税或反补贴税。但美国政府对来自世界的钢铝产品征收单边关税并不遵从这一规则,在没有证据表明进口钢铝产品有倾销或补贴的前提下,仅仅因为本土产品竞争不过,便对进口产品加征关税,人为抬高其成本,以保护本土企业。特朗普政府对2500亿美元中国产品征收的单边关税,就是政府干预竞争的一个例证。因为华盛顿并无证据证明中国产品形成倾销或享受补贴,仅仅因推断中国“强制技术转让”和“盗窃知识产权”,而把来自中国的2500亿美元产品人为增加10-25%的成本,从而削弱中国产品与美国本土产品竞争的能力。

第三, 农业补贴。美国方面经常指责别国政府对企业实施补贴,但只要看看美国自己在农业领域的做法,就知道什么是补贴了。美国农业部在收成前确定当年农产品目标价。市场价格高于目标价时,收益归农户。低于目标价时,差价由农业部补贴。因此美国农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竞争力极强。非洲国家本土农产品无法与之竞争,农业发展受到很大影响。事实上,美国政府对波音公司的补贴,与其对农业补贴相比也黯然失色。

2015年12月19日在内罗毕举行的WTO第十次部长级会议上,各成员贸易部长一致承诺逐步全面取消农产品出口补贴,并限制农产品出口信贷。这是一项历史性成就。WTO总干事阿泽维多称,它终结了市场上最大的扭曲。但特朗普政府对此并不予以执行,可见农产品国际市场的竞争起点仍是不平等的,美国政府没有中立。

第四, 直接行政限制。美墨加贸易协定规定,到2023年美墨加三国间的汽车贸易,40%-45%的零部件必须由时薪高于16美元的工人生产。换言之,等同于必须是美国工人生产。按理说,既然汽车是国际贸易商品,其买卖当然由竞争决定,政府应当保持中立,但美国政府并不想这样。所以,原来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重新谈判后,“自由贸易”几个字没有了。

因此,美国政府不是要求中国在国际贸易中实行“竞争中立”吗?中国政府就此做出了承诺,美国手中的手电筒能否别总照着别人,也自我照射一下,让大家看清楚它的面目呢?

作者是中国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前经济商务参赞

(来源:环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