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首页 » 生活 » 正文

关于女性权益斗争 年轻读者该读的几本书

2018-03-08 12:58:0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在这个三八妇女节,让我们缅怀女权先驱,并一探玛莉·雪莱的世界。

许多年轻读者理所当然想要弄清楚这个问题:为什么直到1920年,妇女才赢得选举权?以下两本新书将会展示这场斗争的激烈程度,以及在面对嘲笑、暴力袭击和漫长的监禁(1910年代)时,女性活动家是如何前赴后继地对女性的劣势地位提出异议的。

《玫瑰花与激进派》(左);《为女性投票》(右)

《玫瑰花与激进派》(左);《为女性投票》(右)

在《玫瑰花与激进派:美国女性赢得选举权的史诗》(Roses and Radicals: The Epic Story of How American Women Won the Right to Vote ,适合10岁以上的读者阅读)中,苏珊·齐梅特(Susan Zimet)从几十年的历史中精挑细选出了几位中心人物,即伊丽莎白·凯迪·斯坦顿(女权运动先驱,提出了美国首个倡导妇女应有投票权的运动纲领)、苏珊·布朗奈尔·安东尼(妇女禁酒运动组织创始者之一,曾因在总统大选中带领女性投票被捕)和爱莉丝·保罗(女权运动领袖,全国妇女党城创建人之一),同时她还提到了一些同样对妇女权益进步贡献良多的女性,例如玛莉·渥斯顿克雷福特(Mary Wollstonecraft,英国女权活动家、作家),索杰娜·特鲁斯(美国著名人权卫士)和玛蒂尔达·乔斯林·盖奇(美国19世纪女权活动家、作家)。

《为女性投票:美国的妇女政权论者和投票权争夺战》(Votes for Women: American Suffragists and the Battle for the Ballot,适合12岁以上的读者阅读)针对的是稍大一些的读者,作者威妮弗蕾德·康克林(Winifred Conkling)对斯坦顿、安东尼、保罗和她们的支持者进行了细致入微的刻画。这两位作者巧妙地展示了女性选举权与废奴主义、贵格主义和禁酒运动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同时也指出了某些主张妇女参政的领导者所持有的种族主义和精英主义思想。

无论选择哪一本书,年轻的读者们都将从中了解到关于权力、信仰和政治的经验教训,这些经验令人神往且经久不衰。

《玛莉的怪物》

《玛莉的怪物》

两百多年前,“工业时代的第一部科幻小说”得以匿名出版,丽塔·贾奇(Lita Judge)在她的作品《玛莉的怪物》(Mary's Monster,适合15岁以上的读者阅读)中对此有所提及,这本书绘声绘色,令人难以忘怀。此后,《弗兰肯斯坦:又称现代的普罗米修斯》(Frankenstein: or, the Modern Prometheus)引发了热烈的讨论,推理小说、戏剧和电影的改编剧本层出不穷。如今,大多数青少年甚至不知道这部作品的英国作者是何许人物:玛莉·雪莱(Mary Shelley),她在19岁时用时9个月写出了这部杰作。通过翻阅雪莱的日记、信件和手稿,贾奇笔下的自由诗带我们走进了青少年玛莉的世界,而情感充沛、幽暗模糊的水彩插画,则为她的故事增添了几分黑暗惊悚的色彩。

玛莉的母亲,玛莉·沃斯通克拉夫特(Mary Wollstonecraft)在她出生后就过世了,但是小玛莉从母亲的作品中汲取了关于女权的激进思想。后来,玛莉与已婚的浪漫主义诗人珀西·比希·雪莱(Percy Bysshe Shelley)私奔了,她为此遭到了亲人、朋友和社会的唾弃。贾奇也带领读者重温了日内瓦那个狂风暴雨肆虐的夏季,拜伦勋爵(Lord Byron)——当时雪莱夫妇住在他家——要求他们写一部鬼故事。贾奇发现,玛莉从当时的环境中深受鼓舞,在作品中记录了她失去至亲、浪迹天涯的经历:骨肉夭折;同父异母的姐姐自杀身亡;珀西·雪莱的妻子被生父逐出家门。对青少年而言,玛莉的一生是生命的韧性和艺术的完整性强有力的写照。确切地说,她的怪物在遗言中赞扬了这位久逝的作者,正是她的艰苦努力使得夫妻二人的惊人天赋得以充分展现:“她的精神永垂不朽。”

(来源:界面文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