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关注我们的APP

1、扫描上面二维码,2、下载安装亚太日报APP

首页 » 看中国 » 港媒头条 » 正文

两地关系已走向另一个转折点?

2014-05-12 12:29:50  来源:亚太日报 【返回列表】

香港《大公报》“点击香江”栏目12日发表前全国政协港区委员、现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基本法委员会委员刘廼强署名文章《两地关系已走向另一个转折点?》,全文如下:


香港导演彭浩翔新作《小团圆》剧照

本栏五月五日文章“陆港文化最新战况”,在网络上比较多人讨论转载。文章讨论杜汶泽新电影《放手爱》在内地票房失利,表面上揭示得罪内地观众(客人)的后果,但背后其实还有很多重要信息。这些信息,在当时还是苗头,但一周下来,看到彭浩翔《人间小团圆》的票房反应,还有黄金周访港内地旅客的数字,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走向似乎已经确立了。两地关系,看来正走向另一个转捩点,而这个转捩点,在宏观角度上和国策以及国际关系、地缘政治,都息息相关。

香港离开祖国的母体一百五十年,在彻底回归中国的过程中,必然会遇到很多重要的转捩点。七十年代末,内地开始搞改革开放时,香港的GDP是整个中国的四分之一,中国超过八成的贸易和外汇收入通过香港,1979年初麦理浩到北京向邓小平提出九七问题,邓小平最关心的是“投资者请放心”。到了今天,香港的GDP只是中国的百分之三不到。

十年前,我们还可以跟整个广东省一争长短,今天我们的经济规模已经实实在在成为广东省其中一个城市的水平。这其中的一个又一个的转捩点,对香港的角色和地位都带来了根本性的影响。包括大珠三角合作、广珠澳大桥,以及最近炒得很热的高铁,在香港“龟速”决策的过程中,所谓“苏州过后冇艇搭”,机会错过了就不会再回来。我们配合不了“中国速度”,后果就像iPhone 6出来以后,我们才能决定和执行购买iPhone 3。

内地经济文化发展超香港
经济变化比较快,但人的价值观念等一些文化方面,则根深蒂固,变化来得比较慢。而“香港”本身,就是这样的一个概念。多年以来, “香港代表先进和文明”,不是港人自己唱的独脚戏,国家有意无意也助长和推广了这样的心态。而在十年前、二十年前,这样的心态又确实有其客观基础。在流行文化的反映上,无论是《表姐你好嘢》,还是《国产凌凌漆》,对内地当时一些现象极尽讽刺的能事,但我们仍然觉得“过瘾”、“抵死”,不会反感。原因很简单,当年内地和香港两地的差距,无论是经济上、文化上,还是其他方面,的确比较大。在这个差距上做文章,也不至于让人觉得过分。

来到2014年的今天,内地很多方面已经很先进,在国外留学、工作和生活过的人多不胜数,很多的品牌和创意、创新,即使在国际上也甚有竞争力。比如最近阿里巴巴上市,就炙手可热,有机会成为美国史上最大的IPO。内地不少人经济实力之强横,我们在港有切身体验,就更不用说了。

在这个背景下,香港今天却越来越多电影以“本土”为噱头,继续在不同程度上强调陆港差异,丑化、矮化内地和内地人,就显得肉麻当有趣。在网上随便搜一搜,在短短一个月里面,竟然上映了至少四部以本地为卖点的电影, 包括《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爱.寻.迷》、《放手爱》和《香港仔》(即《人间小团圆》)。这不是本地电影的“复兴”,而是我多次论述过的“病态本土主义”。

港产片充斥病态本土主义
香港电影的“病态本土主义”特征,是以“本土”作为唯一的卖点,电影本身却拍得越来越差。不要说内地人抵制杜汶泽和彭浩翔,这些电影在香港的票房也普遍失利。即使是“才子”陶杰执导的《爱.寻.迷》,开画票房据说竟然只有7万9千元,不如理想已经是公论。


电影《国产凌凌漆》剧照

在内地方面,杜汶泽主演《放手爱》的失利,固然跟他出位言论有关,但他本身在内地也不算红,单看一部电影难以下结论。《人间小团圆》的导演彭浩翔则一直以思想独特见称,粉丝众多,在内地文化界地位跟杜汶泽不可同日而语,加上杜汶泽在其中只是配角,电影另有偶像红星古天乐等。但《小团圆》最后票房依旧惨败,一些影院甚至表示拒绝上映。

杜汶泽明刀明枪在两地矛盾中站在港人一边,并不可怕,彭浩翔呈现的“软性港独”,反而危险,往往连内地人也乐于接受。这些“本土”电影的接连失利,说明香港的光环已经开始褪色,导火线就是港人陌生又鄙视的民族主义思想。有关《放手爱》,在网上有一个多次被转载的留言,意思大概就是“我首先是一个中国人,然后才是一个粉丝”。

香港光环褪色的另一个明证,自然就是游客减少。五一假期,根据香港入境处5月4日公布的数字,内地旅客入境香港数字首次录得下降。若以假期首天人次计算,访港内地客较去年同期大幅下跌近12%。媒体不少报道称今年不少香港商户五一假期生意冷清,营业额甚至较去年同期暴跌50%。对于内地旅客人数和消费的减少,成因固然复杂,但不少分析强调中国经济放缓的因素,却有点自欺欺人,因为在内地,五一期间整体消费仍然录得平稳增长。

除了两地矛盾因素之外,新政府反贪,自然让消费力从高档往中档转移,也是内地人减少来港购买奢侈品的重要原因。现在趋势如此,我们可以想像,在内地“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成之时,香港又是什么的一个境地?